首页 中心简介 中心要闻 研究成果 学术信息 俄罗斯法律 毓秀湖畔读书会 学校主页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研究成果
   
 
   
 

私法在俄罗斯国家政策中的优越地位

 
 

时间:2016-08-02 02:43:00 来源:

 
   
   

张建文 *

(西南政法大学,重庆市渝北区401120

 

  俄罗斯的私法优越国策具有高度的战略性,通过建立系列国家民事立法咨询与研究机构,颁布民事立法完善保障措施,实施“俄罗斯私法形成与发展”规划,着力提高俄罗斯私法的立法质量和立法协调、培养卓越私法人才、推动俄罗斯私法学研究,致力于满足市场经济和民主政治的当下与长远需求,复兴和发展私法文化,扶持市民社会,从根本上保障市场经济与民主政治的长期稳定与和谐发展。

关键词: 私法的优越地位;私法研究中心;私法学校;民事立法法典化与完善委员        会;俄罗斯私法形成与发展规划

 

自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末期,俄罗斯放弃社会主义道路,转向以民主政治和市场经济为特色的资本主义实践之后,高度重视市民社会在国家发展和人权保护中的作用,对作为改革手段的法律调整,特别是对私法调整予以高度重视。俄罗斯私法学教学和研究肇始于十八世纪中期,在十月革命前就已经初具规模,而且形成了不少极具分量的私法研究成果,其概念体系和方法论对苏俄社会主义民法也有较大影响,但是也改变了很多。在新的政治经济形势下,如何在俄罗斯复兴和发展私法学的问题,始终是俄罗斯国家政策中优先解决的问题之一。为此,俄联邦总统和政府建立了诸如俄罗斯私法研究中心、俄罗斯私法学校、俄罗斯民事立法法典化与完善委员会等研究与咨询机构,并以总统令颁布了一系列民事立法完善保障措施,提出并实施了“俄罗斯私法复兴与发展”规划,旨在提高私法立法质量和立法协调、培养卓越私法人才、推动俄罗斯私法学的研究。同时也有试图通过私法的复兴与发展成为独联体国家私法的示范法,继续发挥对独联体国家私法的领导作用的目的。

本文拟通过对俄罗斯私法研究中心、俄罗斯私法学校、俄罗斯民事立法与法典化完善委员会以及“俄罗斯私法复兴与发展”规划的介绍,展示私法学在俄罗斯国家政策中的优越地位。

 

一、直属于俄罗斯联邦总统的私法研究中心

 

私法研究中心是根据19911227日俄罗斯联邦总统叶利钦签署的第133-рп 号指令[①]最早成立的官方私法研究机构1992714日第360-рп号总统指令[②]批准了私法研究中心的章程,规定了私法研究中心的地位并确定了其内部机构组成、编制等事项。任命А.С.谢尔盖耶维奇为私法研究中心首任主席,Х.С.安东诺维奇为首任执行主任,组建了由在组建私法研究中心时任命的和依照私法研究中心的章程规定的程序进入委员会的法律顾问构成的私法研究中心委员会。

根据《私法研究中心章程》[③]的规定,私法研究中心是直属于俄罗斯联邦总统的国家机构,负责对涉及旨在建立市民社会的一般法律基础和市场经济发展的法律文件的建议和草案进行职业性、学术性的法律分析和鉴定;具有法人定位、可以拥有带有俄罗斯联邦国徽和自己的名称的印章(第1条)。中心的基本任务有四项:一是对涉及保障市场经济发展和其他属于私法领域中的问题的立法和其他法律文件草案、提议和建议进行分析和鉴定;二是起草示范法典和关于所有权、经营活动、合同、民事权利的实现与保障的其他示范性基本文件,对旨在建立和体现私法的基本原则的建议和提议进行分析;三是对私法原则的定义、在形成市民社会和市场关系的条件下私法的复兴与发展进行学术研究;四是总结和传播俄罗斯联邦以及其他国家、国家联合体、共同体和国家联盟对私法问题的解决信息(第2条)。私法研究中心可以按照立法规定的程序设立商业仲裁庭,由私法领域中的专家和学者公断争议,也可以在俄联邦和其他国家开办代表处和分校(第4条)。

值得注意的是,私法研究中心委员会是私法研究中心的决策机构,它由私法领域中的主要学者和专家10-15人构成,包括主席和副主席。有权就下列事项作出决定:决定研究中心活动的方向和规划;就拟提交俄联邦国家机关的建议、提议、结论和其他文件,以及研究中心组织和实施的其他法律草案和研究分析结果做出决定;选举委员会主席、第一副主席、副主席、法律顾问和执行主任;提出改组或撤销研究中心、变更其章程方面的问题的建议。委员会做出决定时采取多数决原则,但是法律顾问并不受研究中心委员会的决定的拘束,且可以独立向国家机关及其负责人就委员会所研究的问题公开提出和呈递自己的意见(第6条)。在财政方面,私法研究中心具有独立处分权,可以自主处分为保障其活动而由其他国家、法人和自然人拨付的物资和财政资金,以及按照合同完成研究工作而获得的收入和依靠该收入而购买的财产(第9条)。

私法研究中心在俄罗斯民事立法中发挥了重要作用,特别是参与了俄罗斯司法部主持的民法典第三部分的起草,也参与了对俄联邦民法典规定要通过的联邦法律草案的起草,并根据对俄联邦民法典的适用实践分析提出了对民法典部分条文的修改建议[④]。可以说,私法研究中心在俄罗斯民事立法事务中发挥的草创与完善作用在1999年成立专事“民事立法法典化与完善”的总统委员会——民事立法法典化与完善委员会(参看下文相关部分)——之后仍没有减弱。私法研究中心在俄罗斯民法典第4部分“知识产权编”的立法事务中起到了关键性作用,在俄罗斯联邦民法典第四部分草案起草工作组的11名成员中,来自私法研究中心的专家就有五个,其中私法研究中心委员会第一副主席А.Л.马可夫斯基担任了起草工作组副组长(其他成员包括来自总统方面的两人和来自政府机关和政府所属的研究所两人,俄最高仲裁法院法官一人、莫斯科大学民法教研室一人)[⑤]

 

 二、“俄罗斯私法形成与发展”规划

 

1994 76 俄罗斯联邦总统叶利钦签署了总统令(第1473号),同意俄罗斯私法研究中心提出的“俄罗斯私法形成与发展”规划,提出“保障私法学术流派在俄罗斯的复兴与发展”,要求“在1994-1996年进行旨在建立私法关系的立法基础的科学研究和分析活动,传播私法思想成就,培养私法领域中的专家”,并任命了规划的学术领导人A·C谢尔盖耶维奇。计划:在1994年对新颁布的民事立法文件进行注释、再版俄罗斯著名私法学家的著作、翻译并出版国外私法的基本文件;在1995年开办俄罗斯私法学校,并在莫斯科和叶卡捷琳堡市开办分校,培养受过高等教育的私法方面的立法和师资专家;建立向国家公职人员、法学家和其他专家开放的私法图书馆;允许为 1994414独联体政府首脑会议决定建立的独联体国家私法学术-咨询中心的活动而使用私法研究中心的学术信息和物质技术基础。

除了给予官方的物质支持与财政保障外,叶利钦的总统令还特别提到:“允许私法研究中心为实施上述规划和在俄罗斯私法学校组织培养专家而引进俄罗斯和国外组织的资金”。

就“俄罗斯私法的形成与发展”规划[⑥]本身而言,包括六个部分:一是规划的依据和目的;二是建立私法关系的立法基础;三是形成私法思想和观念并贯彻到实践;四是培养私法领域中的高级专家;五是促进独联体成员国私法的统一;六是规划的组织与拨款。对该规划的详细了解有助于我们了解在苏联红旗落地之后,俄罗斯联邦面对民主政治和市场经济对私法的立法、研究和人才的迫切需要,采取何种应对措施,也可以了解俄罗斯官方对私法的评价及其在俄罗斯的历史。

第一,规划的依据和目的。俄罗斯官方深刻地意识到:“俄罗斯向新的经济和社会关系转变、新的俄罗斯联邦宪法的颁布以及改革者的所有权与经营活动法律重构了野蛮的过去的法律体系,在那里其基础是经济的国有化、对财产关系参加者的独立性的压制。已经承认了在全世界公认的私法原则:在个人的独立与自主、承认并保护私人所有权、合同自由的基础上调整公民和法人关系的领域。但是在俄罗斯真正的私法关系还没有形成。计划指令经济的法律的残余还没有消除,因而使得法律体系极不稳定。过时的民事立法还没有被取代。在法律教育中私法到今天为止仍只是俄罗斯历史和外国法律体系研究的对象。私法对法律实践而言也非普遍而且也没有深入经济关系参加者的意识中”,因此,俄罗斯总统认为:“在这种条件下形成与发展私法必须在俄罗斯进行确立和保障建立私法关系的立法基础的研究和起草,形成私法的思想和观念并将之贯彻到实践中去,培养私法领域中的高级专家”,当然,“俄罗斯私法与独联体成员国法的统一进程也需要学术上的保障”。

第二,建立私法关系的立法基础。俄罗斯官方认为:

首先,在立法上,要建立完备的民事立法基本文件,即颁布民法典和按照民法典而颁布的其他民事立法文件。在这方面主要有两个任务:一是在1994年准备起草包括合同类型和其他的债、知识产权、继承和国际私法的详细规定的民法典第二部分。当时俄罗斯民法典尽管还没有通过,但是第一部分已经起草完毕了,因此就要求以其为基础起草第二部分[⑦];二是起草民法典中规定的法律。俄联邦民法典并没有穷尽所有的民事立法规范,反而规定了一系列应当通过的法律,其中如法人登记法、不动产及其法律行为登记法、股份公司法、不动产抵押法等法律在民法典的实施中占有关键性意义。

其次,在专家的参与上,要求延聘专家参与立法和法律注释工作。一方面,私法领域中的杰出专家的参与是相应的法律草案起草和鉴定的学术与法律技术保障;另一方面,认为杰出专家参与相应法律草案的起草和鉴定有助于依靠这些专家的力量组织并实施对新的法律的入门注释(注解),这对于保障新的法律在刚刚通过后的最初几年中的正确适用而言是极有必要的。民法典第一部分草案和其他民事立法的基本文件的起草和鉴定经验都证明必须为此建立由私法研究中心、莫斯科大学、俄联邦政府所属的立法与比较法学研究所、对外贸易学院、俄联邦司法部、俄联邦最高法院和俄联邦最高仲裁法院、其他组织、高校、学术机构的专家参与的起草和创作集体、工作组。对法律实践而言,就是要对俄罗斯联邦民法典和其他民事立法基本文件进行永久性注释。因此,在1994年和1995年上半年主要集中在俄罗斯联邦民法典的起草和注释上,而1995-1996年的工作主要是对基本民事法律的体系和内容进行学术论证,并在这些法律生效时公布注释。

第三,形成私法思想和观念并贯彻到实践中去,实际上是对整个国家和社会的法律意识的重构,这必然是一个相当漫长的过程。在这方面,该规划提出了四个基本任务:

一是准备出版关于现代俄罗斯私法问题的学术-实践与普及性著作。计划以参与规划实施的专家的力量准备学术-实践和普及性著作,主要包括:“俄罗斯联邦民法典学术-实践性注释”和“人人的民法典”,并要求应当在新的俄罗斯联邦民法典通过后出版(1995-1996年。同时为了协调民法、住宅法和土地法教课书与教学参考书的准备活动,计划将规划参加者也纳入到相应的作者集体中;

二是再版俄罗斯杰出民法学家的著作。俄罗斯官方认为:“在1917年之前,就在俄罗斯就形成了世界上最好的民法学学派之一。该学派的传统即使在苏维埃时期也没有被中断。最后一代俄罗斯民法学家的著作即使在今天也没有丧失其学术与教育意义。对它们的接近是足够广泛的,但是由于相应的版本已经成为珍本而有所局限。通过再版,杰出的俄罗斯民法学家的学术和实践研究将成为现代私法文化的要素”。因此,规定要进行永久性的“俄罗斯民法思想”系列学术出版活动,从1995年起陆续整理和出版相应的著作;

三是翻译并出版现代国外私法基本文件。俄罗斯官方高度重视现代国外私法基本文件的意义,认为:“将现行外国私法文件以俄语出版对组织国内经济联系而言具有实践价值,对法律起草工作与比较法学而言具有实质意义”。主要是实施永久性的“现代国外私法”系列出版活动,计划在1995-1996年出版德国的基本私法文件(民法典、商法典及其他)、荷兰民法典、美国统一商法典。翻译与学术准备工作与外国学术与法律机构共同进行;

四是建立专门向专家开放的私法图书馆。俄罗斯官方痛感,在现有条件下私法领域中的专家没有必要的从事法律起草和研究工作的信息基础。在公共图书馆、大学和科学机构的图书馆中私法基金分散且不完全。建立该基础的第一步就是建立一个专门化的向专家开放的私法图书馆。图书馆基金在第一阶段(1995-1996年)由现代国外和国内的文献、过去出版的俄罗斯和国外的主要私法著作所构成。现行俄罗斯和国外的立法信息在图书馆主要依靠链接法律信息系统来保障。

第四,开办俄罗斯私法学校,培养卓越私法领域专家。当时高素质的私法领域专家极为缺乏,特别是能够在现代层面进行法律起草、新民事法律注释和私法课程教学的专家。同时还考虑到应当培养能够保障传播体现在新的俄罗斯立法中的现代私法知识的年轻专家。因此决定开办俄罗斯私法学校。在规划中,俄罗斯私法学校的设立是为完成与经济活动法律调整有关的法律起草、教学和法律适用工作而培养受过高等法律教育的专家。学制1-1.5年,教学计划主要教授三门基本课程:俄罗斯私法、外国民商法和私法文件起草的组织与技术。还规定了其他的课程,如法的理论问题课程、外语课程、相应的经济课程。在师资构成主要是私法研究中心、莫斯科大学、对外经济贸易学院的教授和副教授、司法机关具有教学工作经验的专家。也可以由德国、美国、荷兰和其他外国大学的教授参与授课,也可以由学生直接在外国教育机构中进行学习。俄罗斯私法学校的毕业生通过学位论文设计后可以取得硕士学位。学位论文设计的基本形式是对涉及经济关系调整问题的法律草案进行起草和论证。俄罗斯私法学校19951月已经开办,首届招收50名学生,其中莫斯科本部30人左右,叶卡捷琳娜分校有20人左右。

第五、独联体成员国私法的统一。俄罗斯官方认为,独联体成员国之间的经济、科技和文化联系的恢复就注定要使其民事立法协调并实现一定的统一化。没有在该工作方面的目标就不可避免它们的关于商业与非商业组织、所有权、合同、有价证券、结算、知识产权——所有财产关系的立法存在本质性的差异。其他联盟和国家联合体的经验表明,当这些差异在各国立法中固定后,要消除它们需要非凡的努力和时间。这些差异会构成合作道路上的障碍。俄罗斯官方认为,在协调独联体成员国的新的民事立法方面可以采取的最重要的步骤就是起草和推行示范民法典、示范性股份公司法、示范不动产抵押法、示范区分所有建筑物法、示范不动产及其法律行为登记法。由于私法领域中的学术力量的客观分布注定了俄罗斯的专家要积极参与示范法的起草。因此,计划与独联体私法学术-咨询中心协同并使用私法研究中心的科学和信息库进行相应的研究和分析。1994年独联体成员国议会间大会在圣彼得堡通过了“在经济联盟框架内调整经营关系的建议性立法文件清单”决议,提出要制定涉及经济联盟成员国经营主体间结算原则、统计登记与统计信息体系、有价证券、股份公司、有限责任公司(合伙)、国家内部债务、反垄断活动、在独联体成员国内协调一致的产品生产标准、最低消费预算、不动产抵押、在独联体成员国内相互承认法人和合伙、独联体金融工业集团等示范法[⑧]。到目前为止已经制定了独联体示范民法典、示范土地法、示范水法典、示范税法典、示范破产法、示范社会组织法、示范国家知识产权权利实现法等。

第六,在组织和拨款方面,指定私法研究中心为负责组织和实施规划的主要机构。同时,对于该规划实施的资金予以了保障,主要由划拨给私法研究中心的资金、来自联邦和地方预算的专门拨款以及俄罗斯和外国组织的资金。

俄联邦政府为了执行该规划,时任总理的切尔诺梅尔金于19941028日签署了“关于保障‘俄罗斯私法形成与发展’规划实施”的决议[⑨]。决定:自1994101日起用其他联邦预算开支保证在规划实施期间向私法研究中心拨付等额专项资金每月1500万卢布用以支付延请完成上述规划的专家的劳动报酬、物质奖励和差旅费开支,每月拨付500万卢布用于建立私法图书馆。

19974月俄罗斯联邦总统叶利钦在自己的指令[⑩]中对私法研究中心在1994-1996年间为实施“俄罗斯私法形成与发展”规划所做的工作表示赞赏,并决定按照1994年俄联邦政府决议规定的财政保障在1997-2000年间延长规划的效力,1999年俄罗斯联邦又以总统令[11]宣布该规划在2000-2005年期间继续进行。

 

三、俄罗斯私法学校

 

俄联邦政府199410月“关于保障‘俄罗斯私法形成与发展’规划实施”的决议[12],也提到了俄罗斯私法学校的开办问题,特别是要求学校的教授-教师构成按照一个老师两个学生的标准确定。俄财政部也在财政拨款上对私法学校予以大力支持。根据俄罗斯联邦政府批准的私法研究中心提出的并得到了诸多国家机关、机构、企业(包括俄联邦司法部、俄联邦最高法院、俄联邦最高仲裁法院、俄联邦宪法法院、俄联邦政府所属的立法与比较法学研究所、俄联邦工业贸易署、莫斯科大学、国立乌拉尔法学院、“磁矿冶金联合体”股份公司和企业领导人国际联合会)支持的建议,依靠有利害关系的国家权力机关、企业、组织、机构的资金建立了俄罗斯私法学校基金会,负责组织对俄罗斯私法学校活动以额外保障。并且俄联邦政府也同意,将对俄罗斯私法学校的教育和研究活动的保障资金纳入联邦行政机关和国家机构从联邦预算中支出的干部培训开支预算。中央政府也建议莫斯科政府、斯维尔得罗夫州以及叶卡捷琳堡市当局在培养受过高等法律教育的专家——私法硕士的科学与教育活动方面给予俄罗斯私法学校以协助。

19953月俄罗斯联邦总统令[13]批准了私法研究中心提出的俄罗斯私法学校章程,任命私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Х.С.安东诺维奇在筹办期间担任俄罗斯私法学校校长,并为在学习、研究和立法草案工作方面优异的学生设立了四个每个金额为100万卢布的俄罗斯联邦总统署名奖学金。俄罗斯私法学校属于负责实施“俄罗斯私法形成与发展”规划教育部分的联邦高等教育机构,具有法人地位,拥有独立的资产负债表,隶属于私法研究中心。根据2007年对《俄罗斯私法学校章程》的最新修改[14],学校的主要任务从五项增加到了八项:一是培养和再培训私法领域中专门化的卓越法学家;二是在私法领域中进行学术研究和分析;三是按照俄联邦总统事务局提出的任务进行研究、完成工作和提供服务;四是向联邦国家权力机关提供咨询和信息分析服务以及科学方法性的服务;五是参与私法领域中的国际合作规划和计划的学术与组织工作;六是传播私法知识并以俄罗斯和国外民法学派的成就为基础建立现代法律文化;七是在学术方法上保障培养俄罗斯私法专家的教育活动;八是在自己的权限范围内从事私法领域中的国际合作。比较而言,其任务主要是增加了两项,即第三和四项任务。根据私法学校的主要任务,它的活动方向主要包括:制定、通过和实施保障培养高素质的具有私法硕士学位的法学家的高水平高等法律教育规划;制定和实施其他的私法方向(专门化)的高等法律教育和大学后法律教育规划;培养具有硕士和博士学位的学术与学术-教学人才;进行理论研究、法律起草和对其他私法问题的分析,撰写、出版和使用私法教课书和教学参考书,私法主题的学术著作和其他著作;协调制定俄罗斯的私法专家培养规划;组织和实施教育与学术交流,与国际机构和外国国家机构共同在私法领域中进行研究和分析,为外国国家培养私法领域中的专家。学校也有权根据俄联邦立法和章程规定的学校任务,从事其他的包括经营性的活动。

学校主要从事私法硕士教育,但也从事其他的高等法律教育或者大学后法律教育,学校对完成了相应的教育大纲要求的毕业生颁发私法硕士学位。学校可以根据章程独立地制订、通过和实施教学计划,私法硕士的教育培养方案由学校根据私法研究中心对该专业和教育层次所提出的要求确定。在招生上,俄罗斯联邦公民、外国公民和无国籍人都有权入院求学,但必须是已经接受过了高等法律教育的人,招生的规模和结构依据私法研究中心批准的俄罗斯私法形成与发展规划的教育部分的指标确定,教学形式多样,有面授制、面授-函授(夜校)制、函授制、校外考生制度。在教学语言上,主要用俄语教学,也可以用教育规划和教学计划规定的其他语种。在收费上,学校通过竞争方式保障学生获得依照私法硕士培养方案的免费教育,以及在为此目的而拨付的预算资金和其他资金范围内获得免费的其他高等法律教育。此外,学校也提供收费教育。学校依靠教授-师资队伍、科学雇员、硕士研究生和博士研究生的力量并吸引学生从事有关私法形成与发展的理论与实践问题的基础性和应用性研究,以及其他学术研究。学生参与学术研究和分析纳入教学计划,是教学过程的构成部分,在确定学生课程负担和教师教学负担以及拨款时,都予以考虑。完成了教学计划要求的学生允许进行最终考试,根据该结果决定是否向他颁发具备相应的高等法律教育和水平的文件问题。根据私法硕士培养方案最终考试包括毕业生进行授予私法硕士学位的论文(设计)答辩。最终考试由学校学术委员会任命的委员会进行,顺利通过最终考试的人将被颁发私法硕士文凭。寻求私法硕士学位的论文(设计)可以被推荐参加作为法学副博士的论文进行答辩,在极少数情况下也可以被推荐为法学博士学位论文进行答辩。向学校的毕业生颁发私法硕士文凭是在有联邦国家权力机关代表参与的非常隆重的场合进行的。

学校的管理机关有三个:学校学术委员会、校长和副校长。学术委员会的职能是由私法研究中心委员会行使的,校长作为私法研究中心副主席进入中心委员会,中心委员会有权在自己的构成中划出一个由校长领导的学校学术委员会作为自己的分支。其权限包括:批准私法硕士教育规划和其它私法专业高等法律教育规划;选举(再选举)和免除校长职务;修改和补充学校章程;作出设立、改组和撤销学校部处、系和教研室的决定;听取校长的报告并就此作出决定;审议改组和撤销学校的问题;根据校长提议按章程审议和决定学校的其他活动问题。校长是由学校学术委员会选举的,任期五年,而且是学校的法定代表人,不需要授权委托书即可以学校名义行事,可以招聘和辞退工作人员、决定学生的奖学金数额、教授-教师和其它工作人员的劳动报酬、批准学校的开支预算以及决定学校活动的其它问题,但是属于学校学术委员会的权限除外。校长可以在自己的权限范围内发布命令和指示,对学校的全体工作人员和学生都具有拘束力。校长也可以将自己的权限在分支机构活动范围内转授给副校长、部处、系和其它学校分支机构的领导人。校长办公室由校长、副校长、部处和系的领导人以及其他由校长确定的领导性工作人员构成。校长办公室是协商性机关,只能以校长的命令和指示的形式作出决定。学校对教师和科研人员的学术自由也给予充分尊重,教师和科研人员可以自主地决定教学的方法和手段、进行研究和公布研究结果,在决定和公布自己的方法方案和科学解决方案时,不受其他教师和科研人员、学校管理机关、国家机关和领导人的意见所左右。

 

四、直属俄罗斯联邦总统的民事立法法典化与完善委员会

 

民事立法法典化与完善委员会相比较而言成立较晚,其出现意味着俄罗斯民事立法更加关注民事立法体系内部的协调与完善问题。成立该委员会的建议是由俄联邦最高仲裁法院提出的,希望用以“保障俄联邦国家权力机关、俄联邦主体国家权力机关和地方自治机关与社会组织和学术组织在研究民事立法完善问题时的协同”;该建议的到总统首肯,俄联邦最高仲裁法院院长被责成提交《直属俄罗斯联邦总统的民事立法法典化与完善委员会条例》草案及其构成人员名单[15]。根据199910月俄联邦总统叶利钦的总统令[16]设立了该委员会,作为直属于总统的委员会之一,致力于“依照经济和社会生活需求推动民事立法并进一步完善之”。同时颁布了《直属俄罗斯联邦总统的民事立法法典化与完善委员会条例》。按照该条例,直属俄联邦总统的民事立法法典化与完善委员会是俄联邦总统的咨询机关,以保障在审议与民事立法完善有关的问题时在联邦国家权力机关、俄联邦主体的国家权力机关、社会组织、学术机构和组织之间的协同。该委员会副主席、Е·А·苏哈诺夫(莫斯科大学教授)教授也提到,该委员会成立的背景是在1994年俄罗斯联邦民法典通过后,在其基础上还通过了30个多单行法,俄罗斯立法者并不总是能使含有民法规范的单行法能够达到完全符合民法典规范的要求,因此,成立了该委员会,对该范围内的联邦法草案,特别是对添加到民法典的变化和补充的立法草案进行专家鉴定。同时,该委员会还就民事立法发展和民法典完善所提出的原则性建议进行深入研究[17]2003年该委员会发表了《不动产民事立法发展的基本构想》[18],根据俄联邦民法典颁布以来的法律适用实践,对民法典中的不动产立法进行了全面综合的分析并体出了整体性的改进意见,虽然该构想并没有立即成为立法,但是该构想针对不动产立法提出的诸多解决方案显示了俄罗斯民法所采纳的与德国法不同的解决方案,该发展构想的一系列原理已经体现在新的立法文件中[19]

该委员会的主要任务是:起草国家民事立法政策和其完善的基本建议呈送俄联邦总统;对修改和补充俄联邦民法典的联邦法律草案和其他民事立法领域中的联邦法律草案进行鉴定;对俄联邦民法典的适用实践进行分析并起草所必要的修改和补充建议;起草向联邦国家权力机关提出的制定联邦法律和其他民事立法领域中的规范性法律文件草案的建议,包括对联邦国家权力机关的立法起草工作计划在必要时提出应当按照优先程序制定的草案。委员会开展工作的方式主要是例会制度,按照章程,例会有必要即可召开,但是不得少于每两个月一次。如果参会人员不少于委员会成员的一半,例会即为有权限的。委员会的决定由参加例会的委员会成员以简单多数通过,而且制作备忘录,由委员会主席签署。

200310月俄联邦总统发布了“关于保障直属俄罗斯联邦总统的民事立法法典化与完善委员会的活动”的总统令[20]批准了新的委员会成员构成。目前由29位委员组成,主席为俄联邦最高仲裁法院院长В.Ф. 雅卡夫列夫担任,汇聚了大批俄罗斯最高水平的法学家,成员来源极为多样:有来自司法系统的7人(包括俄联邦宪法法院、俄联邦最高仲裁法院、俄联邦最高法院、莫斯科国际商事仲裁法院、俄联邦副总检察长)、有来自总统与政府部门的6人、来国会的2人(国家杜马和联邦委员会各1人)、律师合伙人1人、研究机构13人(私法研究中心3人、立法与比较法学研究所2人、圣彼德堡国立大学3人、国家与法科学院2人、国立莫斯科大学1人、国立乌帕尔法学院1人、莫斯科法律学院1人)。同时,该总统令明确规定:联邦行政机关制定的民法领域中的联邦法律草案在呈送俄罗斯联邦政府之前要送给该委员会进行鉴定。该规定极大地加强了委员会在民事立法中的地位和作用,因此,无论是从任务上看,还是从实践而言,该委员会已经成为目前俄罗斯民事立法领域中最为重要的影响力量,从成立至今已经对数百个法律草案进行了鉴定,有的已经成为立法,有的被驳回。尽管委员会做出的鉴定结论仅具有建议性质,但是由于其鉴定结论的权威性和所发送机关(要发送给俄联邦总统、议院、政府、宪法法院、最高法院、最高仲裁法院、以及相应的俄联邦总统管理局的相应部处和司法部)的广泛性使得委员会的鉴定结论在民事立法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分量,如在俄联邦民法典第四部分“知识产权编”起草过程中,正是该委员会对俄罗斯联邦出版、电报广播和大众通讯手段事务部的草案的否定性意见,埋葬了多数学者支持的民法与知识产权单行法二元结构模式,奠定了俄罗斯激进的知识产权立法完全民法典化的基础。根据委员会的决定,鉴定结论在出版物上公布。委员会秘书处的职能以及组织和信息保障由私法研究中心负责。

 

五、结论:私法文化的繁荣与形成是市民社会与民主政治的根本保证

 

毫无疑问,在俄罗斯国家政策中,无论是在学术研究层面,还是在民事立法完善层面,以及专门人才培养方面,私法都占据着优越地位。这主要是来自于俄联邦总统的推动,正是在来自最高层的支持与关注,才成立了各种各样的国家机构,无论是私法研究中心,还是民事立法法典化与完善委员会,不仅具有国家机构——国家智库的性质,向总统提出建议和分析,而且也具有国家机关的性质,因为原则上政府各行政部门起草的民法领域中的立法草案都必须由它们(在民事立法法典化与完善委员会成立之前主要是私法研究中心,此后就是该委员会担负起了)对民事立法草案进行学术分析与鉴定。这种分析与鉴定不仅具有学术意义,更具有立法价值,因为原则上该委员会驳回的法律草案,总统是不会向议会提交审议的。

俄罗斯的私法国策具有高度的战略性,其原因有二:一方面,从近期目标而言,私法学术研究的繁荣、民事立法的完善与卓越私法人才的培养是俄罗斯的市场经济有效运作的根本保障。对私法学术、立法和人才培养的优先态度有助于满足当前市场经济改革所要求的完善的民事立法和大批卓越私法人才的需求;另一方面,从长远目标而言,私法文化的繁荣与市民社会的形成是俄罗斯的市场经济改革与民主政治框架的坚定柱石。俄罗斯市场经济体制与民主政治框架的形成与完善是同步进行,二者相辅相成,没有有效的(好的)市场经济的支持,民主政治也无法有序运作,而没有民主政治的支撑,市场经济终会被非民主政治体制所阻滞摧毁,因此,也内在要求必须繁荣私法文化和形成市民社会,从根本上形成私法文化、市民社会、民主政治的有效互动。

 

 

Private Law’s Advantageous Position In Russian National Policies

Zhang Jianwen

Southwest University of Political Science and law , Chongqing,401120

 

Abstract:  Russia's national policy with private law’s superiority has a high degree of strategy. By establishing series of advisory and research institutions for national civil legislation, enacting civil acts to prefect protective measures, implementing the plan to “the formation and development of Russian private law”, painstakingly improving the quality of Russian private legislation and legislative coordination, training excellent private law personnel, promoting the Russian Private Law studies, aiming at meeting the market economy and democracy politics’ immediate and long-term demand, rehabilitating and developing private law culture and supporting civil society, it and fundamentally protects the long-term, stable and harmonious development of market economy and democracy politics.

Key-words: Private law’s advantageous position; Private Law Research Center; Private law schools; Civil Law Code-rizating and Improving Commission; the Plan of “the formation and development of Russian private law”

 



*作者简介张建文(1977-),河南邓州人,法学博士,法学副教授,西南政法大学俄罗斯法研究中心主任,上海交通大学博士后流动站博士后研究人员。主要从事中国民法学与俄罗斯私法学研究。

 基金项目本文为作者参与2005年国家社科基金(A类)重大攻关项目“改革发展成果分享法律机制研究(项目编号:05&ZD029)”子课题“改革发展成果分享法律机制比较研究”之前期阶段性成果,对国家社科基金的资助表示感谢!

[①] 参看:俄罗斯联邦总统 19911227133-рп号“关于私法研究中心”的指令。

[②] 参看:俄罗斯联邦总统 1992714360-рп号“关于保障私法研究中心的活动”的指令。

[③] 该章程于 1992714为俄罗斯联邦总统第360-рп号指令所批准,经过了 199749(第117-рп号指令)和 2003811382-рп号指令)两次修改。在本文中,笔者所采用的是经过最后一次修改后的文本。

[④] 参看:俄罗斯联邦总统 199989268-рп号“关于完善民事立法的措施”总统令。

[⑤] 参看: 200562俄罗斯联邦总统事务局第694号指示批准的“俄罗斯联邦民法典第4部分草案起草工作组成员构成”。

[⑥] 参看:俄罗斯联邦总统 19946月7 1473号 “关于‘俄罗斯私法的形成与发展’规划”的总统令(俄罗斯联邦立法大权,1994年,第11期,第1191条)。

[⑦] 第二部分的内容最初的构想是包括某些合同种类和其他的债、知识产权、继承和国际私法,但是后来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首先是第二部分被拆分成了三个部分;其次是在内容上发生了重大变化。第二部分在1996年通过时,仅包括某些合同种类和其他的债,实际上就是债法分则,第三部分在2001年通过时,只有继承法和国际私法,而第四部分则体现为在2006年年底通过的完全民法典化的知识产权立法——俄罗斯联邦民法典“知识产权编”。

[⑧] 参看:独联体成员国议会间大会 1994318“在经济联盟框架内调整经营活动的建议性立法文件清单”决议。

[⑨] 参看:俄罗斯联邦政府 199410281106号“关于保障‘俄罗斯私法的形成与发展’规划实施”的决议(俄罗斯联邦立法大全,1994年,第23期,第2587条)。

[⑩] 参看:俄罗斯联邦总统 199749117-рп号“关于私法研究中心”的指令

[11] 参看:俄罗斯联邦总统 19991051338号“关于直属于俄罗斯联邦总统的民事立法法典化与完善委员会”总统令。

[12] 参看:俄罗斯联邦政府 199410281106号“关于保障‘俄罗斯私法的形成与发展’规划实施”的决议(俄罗斯联邦立法大全,1994年,第23期,第2587条)。

[13] 俄罗斯联邦总统 1995317131рп号“关于俄罗斯私法学校”的指令。

[14] 俄罗斯联邦总统 2007716769号“关于联邦国立高等职业教育机构《俄罗斯私法学校(学院)》”的总统令。

[15] 参看:俄罗斯联邦总统 199989268-рп号“关于完善民事立法的措施”总统令。

[16] 参看:俄罗斯联邦总统 19991051338号“关于直属于俄罗斯联邦总统的民事立法法典化与完善委员会”总统令。

[17] 参看:鄢一美:《俄罗斯当代民法研究》,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引论第11页。

[18] 参看:直属于俄罗斯联邦总统的民事立法法典化与完善委员会:“不动产民事立法发展的基本构想(第18号备忘录)”, 20031215

[19] 参看:鄢一美:《俄罗斯当代民法研究》,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引论第11页。

[20] 参看:俄罗斯联邦总统 200310291267号“关于保障直属于俄罗斯联邦总统的民事立法法典化与完善委员会的活动”的总统令。

 
 

上一条:现代俄罗斯法上的公共地役权制度
下一条: 现代俄罗斯法在世界法律地图背景下的类型

 
   
关键字:
 
 


备案审核:渝ICP备05001036号 网站开发:西南政法大学教育信息技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