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心简介 中心要闻 研究成果 学术信息 俄罗斯法律 毓秀湖畔读书会 学校主页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研究成果
   
 
   
 

当代俄罗斯宪法的私有财产保护模式分析

 
 

时间:2016-08-02 02:43:00 来源:

 
   
   

张建文*

(西南政法大学,重庆市,400031

 

关键词:本文通过对俄罗斯宪法精神的变化和基本原则的揭示,阐明了当代俄罗斯宪法对私有财产的保护模式——私有财产上自由与义务的模式,分别介绍了私有财产保护的自由方面和义务方面,并结合俄罗斯联邦宪法法院的司法实践说明俄罗斯宪法法院在履行俄罗斯宪法对私有财产保护方面的作用和机制。

  要:俄罗斯宪法;私有财产保护模式;宪法保护;

 

 

一、当代俄罗斯宪法精神的变化和基本原则

    自从1991年前苏联解体以来,俄罗斯迎来了其历史上的资本主义复辟时期[1]。在这一段时期内,于1993年通过了俄罗斯联邦宪法,新宪法与以前社会主义时代的宪法相比,在私有财产保护的问题上发生了重大的根本性的变化。这种变化的根本原因在于俄罗斯对于实现俄国现代化的途径的新的认识以及对前苏联的社会主义实践的历史反思重汲取教训,开始认同和推崇多少已经有些俄国化的自由主义以及与俄罗斯的传统价值相融合的西方价值观。[2]这种变化体现为当代俄罗斯宪法基本原则的变化。

    当代俄罗斯宪法的基本原则可以归结为:

1、人权原则。确认人及其权利和自由具有最高价值,确认、珍视和保护人和公民的权利与自由是俄罗斯国家的责任(第2条)。这一原则的权利体现了在俄罗斯从社会主义向资本主义过渡的动荡时期,自然法思想的复兴。

2、人民主权原则。确认各族人民为俄罗斯联邦主权的体现者和权力的唯一根源。人们得直接,也可以通过国家政权机构和地方自治机构行使自己的权利。全民公决和自由选举为人民权利的最高级别的直接表达。任何人不能在俄罗斯联邦攫取政权。夺取政权或者攫取全权的行为应依照联邦法律受到追究(第3条)。

3、分权原则。俄罗斯联邦的国家权力在划分为立法权、行政权、司法权的基础上行使。立法权力机关、行政权力机关和司法权力机关各自独立(第10条)。

4、法治国家原则。从文本上确认了俄罗斯联邦是以共和政体形式治理的民主联邦法治国家,确立了把俄罗斯建设成为法治国家的目标,俄罗斯联邦宪法和联邦法律在整个俄罗斯联邦领土范围内具有最高效力。同时宣布俄罗斯联邦宪法拥有最高法律效力,直接影响和在俄罗斯联邦整个领土上适用,在俄罗斯联邦通过的法律和其他法律文件不得与俄罗斯联邦宪法相抵触。要求法律应当必须公布,未公布的法律不得适用。任何涉及任何公民之权利、自由和义务的规范性法律文件未为普遍知悉而正式公布,不得适用。国际法原则和条约的优先地位,要求国际法的广为承认的原则和标准以及俄罗斯联邦所参加的国际条约为俄罗斯法律制度的构成部分。如果俄罗斯联邦参加的国际条约与法律相比有不同规定,则适用国际条约的规定(第1415条)。

5、社会国家原则。要求国家政策旨在创造各种能够保障人应得的生活和自由发展的条件。具体体现为保护人的劳动和健康,规定保障最低劳动工资标准,保障国家对家庭、母亲、父亲和儿童、残疾人和老年公民的扶持,发展社会服务体制,规定国家退休金、补助金和其他社会保障(第7条)。

6、多种所有制并存和一体保护的原则。与前苏联时代对国家和集体财产的特殊保护相反,现代俄罗斯宪法强调对各种所有制的一体保护。宣布在俄罗斯联邦内平等地承认和保护私人的、国家的、自治市的和其他形式的财产所有权。保障在俄罗斯联邦内经济空间的统一,商品、服务和资金的自由流动,鼓励竞争,经济活动自由(第8条)。

7、意识形态多元化、政治多元化和多党制原则。在俄罗斯联邦承认意识形态的多元化。任何意识形态不得被宣布为国家的或者必须遵循的。在俄罗斯联邦承认政治多元、多党制。社会团体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对该原则的唯一的限制在于禁止设立其目的或者具有暴力改变宪政制度原则和侵害俄罗斯联邦的完整性,破坏国家安全,创建武装组织,激起社会、种族、民族和宗教纠纷倾向的社会团体及其活动(第13条)。

8、土地和其他自然资源的所有形式多样化原则。该原则体现为土地和其他自然资源在俄罗斯作为居于其领土上的各民族生活与活动的基础而被利用和保护。土地和其他自然资源可归私人、国家、自治市所有以及其他形式的所有(第9条)。国家采取了多种形式来实现这一点,在后详述。

    对于私有财产保护有直接意义的是多种所有制并存和一体保护的原则和土地和其他自然资源的所有形式多样化原则。俄罗斯宪法所具有的直接适用效力,对私有财产的保护来说,使得宪法所规定的关于私有财产的保护原则得以在案件中直接适用,为私有财产权保护提供了具有最高法律效力的规范渊源。应当说明的是,在探讨当代俄罗斯宪法对私有财产的保护的主题时,还应当把两个重要的法典《俄罗斯联邦民法典》(以下简称民法典)和《俄罗斯联邦土地法典》(以下简称土地法典)中的相关的规定联系起来,才能更为清晰地勾勒出当代俄罗斯宪法对私有财产保护在立法层面上的真实图景。

二、当代俄罗斯宪法对私有财产保护的一般规定:私有财产上的自由与义务

(一)当代俄罗斯宪法对私有财产保护的模式:自由与义务

    当代俄罗斯宪法对私有财产的保护符合现代宪法对私有财产保护的模式,也就是坚持私有财产上的自由与义务模式。自由的方面体现在对私有财产所体现的权利人的私的利益的尊重、确认和保护,义务的方面体现在国家为了社会公共利益或者紧急状态情况下对私有财产的国有化和征收。

    作为具有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实践的国家,俄罗斯对私有财产的保护也就是对私有财产的态度经历了历史性的转变。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在私有财产保护上的最根本的差异就来源于后来被称之为生产资料的那些私有财产本身所具有的两种既对立又统一的属性:(1)私有性,也就是私有财产作为私人所拥有的对财产的利益,由此产生的依照私人的意志对财产的占有、使用、收益和处分的自由,造成了整个社会的无数个私的个人对自己的财产的支配和利用的无政府状态,将私有财产的支配和利用领域完全委诸私有财产的主人,将会导致诸多的对社会其他成员乃至对整个水的存续和发展造成严重损害的行为;(2)公共性,也就是由于私有财产之所以成为私有财产,被确认和被保护都是在社会这样一个由一个个被社会化了的个人所组成的集团中,才能够实现,人们联合起来构成社会的目的就在于从社会的联合中获得对自己的需要的满足,同时也通过自己的劳动满足了其他社会成员的需要[3],因而在最一般的意义上讲财产的占有、使用、收益和处分应当为整个社会的存在和维持、繁荣和发展带来好处。从财产的这两种属性出发导致了近代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在这里所谓的社会主义是指在俄国十月革命胜利后一直到20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戈尔巴乔夫改革前的社会主义,与现代的经过了改革的社会主义不同,可以称之为传统的社会主义)对私有财产的态度的差异,这种差异导致了对待私有财产的宪法保护上的不同模式。

    可以将近代资本主义也就是自由竞争时代的资本主义和传统社会主义国家对私有财产的宪法保护的差异归纳为两种模式:

    1、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模式。在这种模式下私有财产的私有性得到了极大的张扬,赋予了私有财产权利人绝对的权力(权利)来处置自己的财产,将私有财产的主人的意志奉为其私有财产王国的专制君王,任何行使权利的行为不为非法。在法国1804年拿破仑民法典中,体现为所有权的绝对性,强调任何人包括国家都不得阻碍和侵扰所有人行使自己的权利的行为,只要是在法令的范围内,或者是法律不禁止的范围内。坚持私有财产的绝对的私有性的私有财产的保护模式成为了自由竞争时代的资本主义的典型特征。也就是在这个时代造成了使马克思和恩格斯深深为之震撼的现象:无产阶级的悲惨遭遇以及极端的贫困状态使得马克思不但为无产阶级而且也为整个人类的未来命运深深忧虑,决心为人类的未来设计一个完美的科学的方案。这个方案就是包含着对坚持私有财产的绝对私有性的私有财产保护模式的极端对立和根本性修改的传统社会主义的模式。

2、社会主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模式,也就是坚持重要财产的绝对国有化(和集体化)的财产保护模式。在马克思的研究中人类社会的财产被划分为两个重要的类型: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这种划分的重要的意义就在于它们对整个社会的存在和发展的重要意义,必须坚持整个社会的存在和发展为第一性的,坚持社会本位消除极端的两极分化,改善无产阶级的经济和政治地位。马克思从资本家之所以暴富,无产阶级之所以贫困的政治经济学的考察,发现了其根本的原因在于对生产资料而不是对生活资料的占有和支配。对负担着具有极端重要的公共利益的生产资料占有和支配在资本主义社会中成为了人剥削人的天赋权力,资本主义的私有财产保护模式成为了资本家和无产阶级之间的鸿沟的缔造者和维持者。因而在传统社会主义的实践中:1)依据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的划分,对社会生产和发展具有重要意义的绝大部分的生产资料都被国有化了,成为国家的专有财产,任何个人甚至公民的联合组织也不得拥有所有权,只能依照法定的条件和程序享有使用权。属于生产资料的有土地、矿藏、水流、森林、大型企业、银行业、证券交易所等等,属于个人所有的财产只能是微不足道的生产资料,比如手工业者的劳动工具,农民的农具等以及个人或者家庭消费品。(2)动产与不动产的区别也由于土地的国有化和土地退出流通而在法律上被正式废除(1922年苏俄民法典)。[4]为了维护某些财产如房屋、宅基地等财产的生活资料的性质,防止利用房屋、宅基地等财产牟利,产生人剥削人的现象。各社会主义国家的民法典纷纷规定了家庭或者个人所能够拥有的住宅和宅基地的最高数量,并严格禁止出租、买卖和抵押等处分行为,杜绝一切可能是公民因此暴富和剥削其他社会成员的可能性。即使因为其他合法原因获得了多余最高数额标准的房屋,则公民必须在规定的期限内出售,否则将由地方国家机关予以没收。[5] 3)社会主义财产包括国家财产和集体财产的特权地位。无论是在宪法上,还是在民法上社会主义财产都受到优先保护,比如在民法上社会主义财产不能够被善意取得,也不适用取得时效的规定。反而导致社会生产的停滞和僵化,违背了社会主义的目的和初衷。

    在现代社会中,无论是资本主义社会还是社会主义社会,这两种绝对的财产保护模式都有所缓和。自从德国魏玛共和国宪法规定的所有权负担义务以来,早期的坚持对私有财产的绝对保护模式已经被相对化了,在民法中体现在德国民法典中对物权权利人(特别是土地的所有权的)一系列的限制之中,因而发展出了所谓的“情势限制性”理论、因所有权人对他人的干涉缺乏自己的利益所有权人不得排斥他人的干涉、因他人的干涉的利益大于所有权人的利益而不得排斥他人的干涉等等。[6]在目前的社会主义国家中特别是进行了卓有成效的改革的中国,绝对的社会主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保护模式已经开始缓和,体现在国有土地使用权的流通、住宅的商品化等方面。私有财产在宪法中也获得了相应的确认和表达。

    以上所述,可看出,从私有财产的保护的角度,早期资本主义和传统社会主义的模式分别从财产的私有性所体现的私人利益和财产的公共性所体现的公共利益,片面坚持和夸大财产的两个相互对立又相互统一的属性之一。随着历史的发展两种模式开始相互借鉴相互融合,形成了体现现代社会私有财产宪法保护的自由与义务的双重模式,既尊重私有财产的私有性所体现的私人利益,又强调私有财产作为存在于社会中的财产所具有的公共性所体现的公共利益。

    当代俄罗斯通过放弃社会主义发展道路,复辟资本主义的方式实现了宪法对私有财产保护的模式的转变。

(二)当代俄罗斯宪法对私有财产保护的自由方面

    在当代俄罗斯宪法中对私有财产的保护的自由方面可以体现为以下四个方面:宣布经营自由(第34条);宣布私有财产受法律(第35条);保障公民及其联合组织对于最为重要的不动产——土地的拥有(第36条);对私有财产的保护(私力保护、司法保护和国际保护)(第4546条)。以下分述之。

1、经营自由和私有财产受法律保护。俄罗斯宪法第34条规定:“1、人人得为经营和其他不为法律禁止的经济活动的目的自由运用其才能与财富。2、禁止具有垄断和恶意竞争倾向的经济活动。”可见俄宪法对于经营自由的限制只有两点:法律禁止的经济活动和带有垄断和恶意竞争倾向的经济活动。第35条规定:“1、私有财产所有权受法律保护。2、人人均得单独或者与他人共同拥有、占有、使用和处分其私有财产。3、任何人非依法院判决不得被剥夺财产。为国家急需而强制剥夺只能在预先补偿和等值补偿的条件下才可实施。4、保护继承权。”关于私有财产受法律保护的条文是从 1952320欧洲人权和基本自由保护公约备忘录第1条和世界人权宣言第17条发展而来的。在这里财产的含义,依照俄罗斯宪法学家的意见,比民法中的财产的含义更广泛,不但包括了民法上的财产的含义,还包括了利用自己的财产从事经营活动的自由。因而这里的私有财产的含义就具有双重意义:对属于私的个人(自然人或法人)的对物的所有权以及其他财产权利和私的个人在自己的财产的基础上从事经营活动的自由。

    私有财产及其保护赋予了个人自己或者与其他的自然人或法人联合依照法定程序和条件设立经营性公司和合伙、组织,其活动由民法典和依照民法典颁布的特别法律调整。这些公司和合伙作为法人(民法典第4章)也是私人,其财产也是属于私有财产。法人所设立的企业的财产也是私有财产。第35条第2款揭示了自然人和法人的所有权的内容,否定了以前的根据不同的主体的身份在所有权制度中差别对待的规定,宣布所有的所有权人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每个人都有权拥有任何财产——动产和不动产、生活资料和生产资料(对某些客体只能在为了保护环境和社会安全以及居民的健康的利益起见,才能规定特殊的制度)。[7]

    在解释和适用第35条第3款时必须记住,依照法院判决剥夺一个人的财产只能在法律规定的情况下(俄罗斯民法典第235条第2款)。这可能是依照没收程序对行为人所实施的违法行为的惩罚而发生,也可能是为了国家需要(尤其是在自然灾害或者其他非常事件所导致的紧急状态的情况下)而征收。在征收的情况下要向所有权人补偿被征收的财产的价值和给所有权人带来的损失,对于补偿数额的意义可以在法庭上争议,在引起必要的征收的情形消失时,可以要求法院返还剩余财产(民法典第242条)。

    继承权被理解为死亡的自然人的财产的移转,民法典规定了专章“继承法”,更加详尽地规定了继承制度,并为了保护死亡的被继承人的幼年继承人和无劳动能力的继承人的利益而规定了对遗嘱自由的限制。

2、保障公民及其联合组织对重要的不动产——土地(以及其他自然资源)的拥有。宪法第36条第1款规定:公民及其联合组织有权拥有归其私人所有的土地。该条款为公民获得土地所有权提供了前提条件。所以任何公民都有权依照符合宪法的立法所规定的程序和条件成为他所需要的土地的所有权人。公民的联合组织也有这样的权利。第2款规定:在不损害周围环境和侵犯他人的权利和合法利益的情况下,土地和其他自然资源的所有人得自由占有、利用和处分。该款规定了两种实质性的条件,尽管没有贬低土地所有人的经营自由,但的确在合理的范围内限制了土地所有人的活动:他们不应当给周围的环境带来损害和侵犯他人的权利和合法利益。如果土地的所有人不遵守这些条件,将产生环境立法和民事立法规定的法律后果。

    宪法(36条第3款)规定土地利用的条件和方式在联邦立法的基础上确定。这就意味着联邦主体可以依据联邦立法,颁布自己的土地法,但是不得违背联邦宪法性法律和联邦法律。土地的占有、使用和处分问题是俄罗斯联邦和俄罗斯联邦主体的共同立法权限。土地可以处于所有权中,也可以处在永久(无期限)使用权、有期限使用权包括租赁中。在以前的宪法中规定的土地的终身可继承占有权在该宪法中没有提及,这是因为这种法律制度在土地法中随着土地私有权制度的确立和实施而丧失了自己的意义,但是公民如果愿意可以保留这种权利。

    在当代俄罗斯土地法典中规定了以下几种土地权利实际上也就是土地所有权和他物权的获得方式:1、永久(无期限)使用权。现在只能提供给国家和市政事业机构、联邦国家企业以及国家权力机关和地方自治机关,不向公民提供永久(无期限)使用权,对于以前所产生的公民和法人对于属于国家或市政所有的地块的永久(无期限)使用权,继续保留。权利人无权处分这些地块,但公民有权一次性地无偿取得该地块的所有权。2、可继承终身占有权。在现行俄罗斯土地法典生效后,已经不能向公民提供可继承终身占有权了,但是以前取得的权利将予以保留。权利人不能处分该地块,只能依照继承移转,而且必须依据继承权证明进行国家登记。可继承终身占有权的权利人同样可以一次性地无偿取得该地块的所有权。3、地块租赁。4、土地所有权。公民根据联邦法律的规定获得对他所需要的土地的所有权。[8]

3、权利的保护。当代俄罗斯宪法对包括财产权在内的所有的人和公民的权利与自由的保护可以分为三个层面:(1)在私力救济层面上,规定“人人有权以法律不禁止的所有方式保护自己的权利与自由”(第45条第1款);(2)在司法保护层面上,又可以分为两个部分:在普通司法机关体系(包括拥有普通管辖权的法院、仲裁法院和第三人公断庭)中的保护和俄罗斯联邦宪法法院中的保护,在公民认为立法违反宪法而使自己的权利无法在普通司法机关获得公正的救济的情况下,可以向宪法法院申诉要求审查相关立法的是否符合宪法。由于俄罗斯联邦宪法法院的判决具有直接的强制力,在俄罗斯联邦境内其他的司法机关必须遵循宪法法院在判决中所表述的合宪性解释。正如普京总统在俄罗斯联邦宪法法院成立十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所说的那样:“在社会舆论中,俄罗斯宪法法院享有最重要的、有威望的国家机关的声誉。每当严重的经济、社会和政治冲突发生的时候,人们常常向这个法院投诉。”[9]3)在权利的国际保护层面上规定,在穷尽国内现有的一切法律保护手段时,俄罗斯联邦公民有权按照国际条约向保护人的权利与自由的国际组织提出请求,这就是所谓的国际保护。依照一般的国际法原则,一个国家是否接受国际人权保护组织对该国公民的国际保护,取决于该国家是否接受该国际人权保护组织的管辖权,对这种管辖权的接受与否完全取决于该国家的意志,俄罗斯宪法以一般规定的方式,赋予了本国公民在穷尽国内救济手段的情况下,寻求国际人权保护组织的国际保护的权利。

(三)当代俄罗斯宪法对私有财产保护的义务方面

1、对一般私有财产的限制

    对一般私有财产的限制主要包括两个方面:(1)宪法规定的对包括私有财产权在内的人和公民的权利与自由的一般限制的目的是为了捍卫宪政制度的原则、道德、他人的健康、权利和合法利益,保障国防和国家安全所必要的限度内,规定一般限制的法律只能是联邦性法律,也就是说其他的联邦政府机关的文件以及联邦主体的规范性法律文件、地方自治机关的规范性法律文件都不得规定对包括财产权在内的人和公民的权利和自由的一般限制。(2)在紧急状态下依据国家机关的决定对人和公民的私有财产的剥夺(征收)。所谓的紧急状态就是指由于发生自然灾害、事故、流行病、兽疫和其他具有非常性质的情况所导致非常状态。在这种状态下,为了社会的利益可以根据国家机关的决定依照法律规定的条件和程序,剥夺所有人的财产,并支付财产的价值(征用)(俄民法典第242条)。俄民法典的该条文是依据宪法第35条第3款而制定的。它与对人和公民的权利与自由的一般限制相比,更强调在紧急状态的特殊情况下,允许国家机关,一般是国家行政机关,为了社会公共利益而决定对公民和法人的私有财产进行征收。[10]即便是在紧急状态的情况下,宪法规定了不得限制的人和公民的权利和自由:生命权、个人尊严、个人生活、私人生活和家庭生活秘密权、个人信息权、信仰自由、经营自由、住宅权、司法保护和国际保护、要求相应的法院和法官审理其案件的权利以及在宪法第48-56条所规定的其他权利和自由。秉承俄罗斯宪法的精神,俄民法典242条第23款规定:对于向所有人征用的财产的估价有争议时,所有人可以向法院提起诉讼;被征用财产的人,在作为征用理由的情况终止时,有权向法院提出请求,要求返还尚存的财产。

2、对特殊私有财产的限制

1)土地和其他自然资源的所有人的义务。

    俄宪法第36条第2款规定了土地和其他自然资源的所有人在承担宪法所规定的对于财产的一般的义务之外所负担的特殊义务:不损害周围环境和不侵犯他人的权利和合法利益。

    土地的意义在于它是人的生存和活动的基础。土地一方面是受到保护的极端重要的作为自然的组成部分的自然客体、也是作为农业和林业生产资料以及其他经济活动的基础的自然资源,另一方面又是不动产、是所有权和其他土地权利的客体。

    在俄罗斯的土地立法中明确地规定了对作为极为重要环境要素和农林业生产资料的土地的保护优先于作为不动产的土地的利用的基本原则,因此只有在不损害环境的前提条件下,土地的所有人才可以自由地占有、使用和处分土地(俄土地法典第1条第1款第(2)项)。

    俄土地立法的另一个基本原则就是保护人的生命健康优先。根据这一原则,在进行土地利用和保护活动时,应当作出决定并实施能够切实保护人的生命和防止对人的健康产生不良(有害)影响的活动,即使这样做需要巨大花费(俄土地法典第1条第1款第(2)项)。

    对于违反关于对土地和其他重要的自然资源的特殊义务的行为将会导致土地被没收。在这里不仅仅是土地的所有人在不按土地的用途使用土地和(导致农地肥力下降或者致使生态环境严重恶化的)违法使用土地,导致土地的所有权被没收,承租人或者其他非土地所有人对土地的使用不当也会导致这些非土地所有人的人对土地权利的丧失(俄民法典第284-287条)。

2)历史和文化遗产的所有人义务。

    俄宪法规定,任何人必须注意保护历史和文化遗产,珍惜历史和文化古迹(第44条第3款)。依照现行的国有和市政资产私有化法,文化遗产(历史古迹和文物,被发现的文化遗产)可以依照法定的程序和方式进行私有化。历史文化遗产包括复杂的建筑艺术群体、庄园大宅综合体和宫廷——花园综合体等等。无论是通过私有化方式还是通过其他非私有化方式成为历史和文化遗产的所有人的人,都必须承担维护、保管和利用的义务。[11]

    对于违反历史和文化遗产的保管义务的后果,是由俄民法典秉承俄宪法的精神而规定的,如果依法属于特别珍贵的和应受国家保护的文化珍品的所有人不经心保管这些珍品而致使有失去其意义的危险,则这些珍贵物品可以依照法院的判决由国家赎买或公开拍卖。在赎买文化珍品时,应向其所有人补偿珍品的价值,数额由双方当事人协商,如有争议,则由法院决定。在进行公开拍卖时,拍卖所得金额在扣除拍卖费用后应归珍品的所有人。[12]     

    值得注意的是在俄民法典中还对其他的财产规定了特殊的义务,比如,家养动物,如果家养动物的所有人对待动物的态度明显违反依法规定的规则或社会一般的人道准则,则可以任何公民、组织、机关和团体都可以向法院提出赎买这些动物。赎买的价格由双方当事人协商,如有争议,则由法院决定(俄民法典第241条)。还有房屋,如果住房所有人不按照其用途使用住房,多次侵犯邻居权利和利益,或者对住房管理不善而任其毁坏,地方自治机关首先可以提出警告,要求住房所有人进行整改,如果警告之后住房所有人仍然侵犯邻居的权利和利益、不按照住房的用途使用住房或者无正当理由不进行必要的修缮,地方自治机关可以向法院起诉,要求对房屋进行公开拍卖(俄民法典第293条)。

    违反以上对于特定私有财产的限制和义务的行为将构成民法典中所规定的强制剥夺私有财产的所有人的所有权的依据。

三、俄罗斯宪法法院在私有财产保护方面的作用

(一)俄罗斯宪法法院的历史和运作机制

     在苏联时代,就于19904月建立了第一届苏联宪法监督委员会。由21人组成,法定人数为27人(主席和副主席各1人,由各个加盟共和国选派1名委员共25人),下设国家立法部、民事立法和经济立法部、护法立法部三个部。主要的职能为:(1)审查法律文件的合宪性;(2)审议联盟国家和加盟共和国之间的纠纷;(3)履行咨询职能;(4)参与完善联盟国家立法。通过宪法监督委员会的实践,切实维护了公民的权利和自由,在宪法监督委员会的结论意见中,维护公民的权利和自由的结论意见效力最高,特别确立了一个重要原则:凡涉及公民权利、自由、义务、责任的规范性文件,未经正式公布,达到家喻户晓,不得适用。该原则后来被俄罗斯新宪法所吸收成为俄宪法第15条第3款。

    在苏联解体前,俄罗斯联邦于1991年就建立了宪法法院。共由19名法官组成,由联邦委员会根据俄联邦总统的提名任命。分为两院,一院由10名法官组成,另一院由9名法官组成。采用本院全会或两院会议的方式审理案件。其审理案件的范围包括:(1)法律文件合宪性的案件;(2)职权纠纷案件;(3)具体案件中所适用法律合宪性的案件;(4)审理于指控弹劾总统相关的案件。[13]到今天为止,俄罗斯联邦宪法法院已经成为了欧洲宪法法院大会的成员。

(二)对俄罗斯宪法法院在保护私有财产的实践

    在俄罗斯宪法法院十多年的运作实践中,对于包括私有财产权利在内的公民的权利和自由的保护发挥了巨大的作用。正如普京总统在 2001111俄宪法法院成立十周年大会上所讲的:“因为有了宪法法院,我们就有了有效捍卫我们的宪法规定的民主的国家制度、联邦制国家结构、统一的经济空间和经营自由的工具。而最重要的是,公民的权利和自由”,“(审理公民的投诉——作者加),这是宪法法院的非常重要的职能,也许是最重要的职能。每一个俄罗斯公民都可以向国家最高宪法机关要求保护自己的权利。在十年内,宪法院通过了不少关于公民投诉的裁决。捍卫了公民的劳动和社会权利、对私有财产的权利和生活波国家非法干扰的权利。”[14]

    俄罗斯宪法法院 2003421做出了关于审查俄罗斯联邦民法典第167条第12款规定的合宪性案件的决议。该案件的背景在于对于大量从无权处分人手中购买房屋的合同,由于没有进行登记,导致了普通管辖权法院和仲裁法院在审理相关案件时,一律适用俄民法典中关于法律行为无效的规定,认定住宅买卖合同的效力,产生双方返还,恢复原状的法律后果。许多善意购房人认为民法典的该规定侵犯了他们的宪法权利和自由,要求审查该规定的合宪性问题。在一年之内就有四件实质相同的案件提交了宪法法院。

    宪法法院从宪法保障经济活动自由、每个人的单独或者与他人共同所有、占有、使用和处分财产的权利,以及承认和维护所有权,用法律手段保护所有权的规定出发,认定上述宪法权利是作为人和公民的基本的和不可剥夺的权利与自由。善意购买人的权利也属于上述应到受到保护的财产权利之列。最后认定普通管辖权法院和仲裁法院在法律适用中对法律规范的解释偏离了该规范的宪法意义,从俄罗斯宪法中所派生出来的立法者所规定的对维护善意取得人的权利和合法利益的保障就被破坏了,要求普通管辖权法院和仲裁法院在审理所有权人提起要求确认买卖法律行为无效并适用返还已经交给买受人的财产的法律行为无效的后果的案件时,查明了买受人是善意购买人的情况下,要依照俄民法典第302条关于善意取得的规定,拒绝满足所有人的诉讼请求。所有人依照民事立法的规定可以采用包括债法的手段在内的其他维护自己权利的手段来保护自己的利益。

    由于俄宪法法院的决议是终局性的,不得上诉,也不需要任何其他机关及其负责人的批准,自公布之日起立即生效,而且在宪法法院的决议中所阐明的相关规范的宪法意义,具有直接的约束力并排除在法律适用中的任何其他解释,从而通过宪法法院决议的方式将俄民法中的善意取得制度扩大适用到不动产,确立了不动产善意取得制度在俄罗斯民法上的存在。这在大陆法系国家中是空前绝后的事情,因为在大陆法系国家中特别是在立法上接受了善意取得制度的国家里,善意取得制度一般来说都被认为是只适用于动产的,而对于是否适用于不动产在理论上存在较大争议,但在立法上俄罗斯通过宪法法院的决议的方式,实现了善意取得制度在适用范围上的重大突破。

 

 

 

参考文献:

 



* 作者简介:张建文(1977—),男,河南邓州人,法学博士,西南政法大学民商法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上海交通大学法学院博士后,主要研究方向为民法总论、物权法、债法以及中俄比较民法。

王树义将俄罗斯联邦宪法的基本原则归纳为六个,笔者认为不是很全面,故依照俄罗斯联邦宪法的文本重新进行了总结,本文俄罗斯联邦宪法认为应当有八个基本原则。详参:王树义: 20世纪90年代俄罗斯联邦法学理论[J],《华东政法学院学报》(沪),2000年第6期,第33-35页。

 俄罗斯联邦民法典第235条第2款规定了七种依照法律的规定强制剥夺所有人的财产的情形:因债务而追索所有人的财产、转让依法不得由该人拥有的财产、因征用土地而转让土地上的不动产、赎买不经心管理的文化珍品和家养动物、征用、没收和其他情况(包括在按份共有物分割或分出时,对于其份额很小,又不能实际分出,而且对于使用共同财产又没有重大利益,法院可以剥夺其份额,并要求其他的共有人提供给他补偿、在土地所有人和土地上的不动产的所有人不一致的情况下法院可以考量相关的情形强制剥夺土地所有人的土地给不动产的所有人或者剥夺不动产所有人的所有权给土地的所有人、在土地的所有人不同意为了国家或自治地方的需要而征用土地的决定或不同意赎买条件的协议的情况下法院可以根据相关国家机关的起诉剥夺土地所有人的土地、严重违反土地使用规则导致土地肥力下降或者生态环境恶化时没收土地所有人的土地和在住房的所有人不按用途使用住房,侵犯邻居权利和利益,或者对住房管理不善任其毁坏的情况下导致房屋被公开拍卖强制移转的情形)。

在这里值得注意的是《俄罗斯联邦民法典》中译本的译者们在翻译第242条时,出现了一个重大疏漏:在中译本的242条第1款中,翻译的是“根据法院的判决”,笔者在阅读《俄罗斯联邦民法典注释》时,发现俄文原文的意思是“根据国家机关的决定”,因而第242条第1款应当翻译为“在发生自然灾害、事故、流行病、兽疫和其他具有非常性质的情况下,为了社会的利益,可以根据国家机关的决定,依照法律规定的程序和条件,剥夺所有人的财产并支付财产的价值(征用)”。由于该条款具有紧急状态立法的性质,这个误译和疏漏就把条文的意思全部篡改了。

俄罗斯联邦宪法法院的判决文本来自:www.akdi.ru/pravo.html,最后访问时间 2003 8 26



[1] И.Ф.库兹涅佐娃、И.М.佳日科娃 主编 黄道秀 译:俄罗斯刑法教程(总论)(上卷)[M],中国法制出版社,20025月第1版,19页。

[2] 董晓阳:浅谈自由主义的俄国化问题[J],刊于《东欧中亚研究》,2002年第4期,第17-20页。

[3] 黑格尔 著、范扬 张企泰 译:法哲学原理[ M],商务印书馆出版,1961年第1版,第201-206页。

[4] Т.Е.НОВИЦКАЯГРАЖДАНСИЙ КОДЕКС РСФСР 1922 ГОДА Издательство “Зерцало”2002.01.18,С115116

[5]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 :苏俄民法典[C]1964年),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09月第1版,第36-40页。

[6] 孙宪忠 著:德国当代物权法[M],法律出版社,19977月第1版,第190-192页。

[7] 俄罗斯联邦宪法法典注释(俄文),电子本文,来自:http://tarasei.narod.ru/komm.htm

[8] 马骧聪 译:俄罗斯联邦环境保护法和土地法典[C],中国法制出版社,20034月第1版,第5474页。

[9] 普京:宪法法院是有效捍卫宪法的工具——在庆祝俄罗斯联邦宪法法院成立十周年大会上的讲话[Z],载于《普京文集》,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211月第1版,第460页。

[10] 俄罗斯联邦民法典注释(俄文),电子文本,来自:http://tarasei.narod.ru/komm.htm

[11] 俄罗斯联邦国有资产和市政资产私有化法(中文),电子文本,来自:http:wwww.hljic.gov.cn/zeim.

[12] 黄道秀等译:俄罗斯联邦民法典[C],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92月第1版,第115

[13] 刘向文、宋雅芳 著:俄罗斯联邦宪政制度[M],法律出版社,19998月第1版,第451-468

[14] 普京:宪法法院是有效捍卫宪法的工具——在庆祝俄罗斯联邦宪法法院成立十周年大会上的讲话[Z],载于《普京文集》,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211月第1版,第459页。

The protection model of private property in modern Russian Constitution

Zhang-Jianwen

SWUPL,Chongqing,400031

 

Abstract This article examines the changes of spirits and general principles of Russian Constitution and illustrates the protecting modes of private property in modern Russian Constitution. Those are the modes of freedom and obligation. It explains the function and mechanism on the protect of private property when Russian courts implement the Constitution law according to the federal constitutional courts' justice practice.

Key wordsRussian Constitution; private property; constitutional protect

 
 

上一条:俄罗斯信托法制的本土化路径:从“信托所有”到“信托管理”
下一条: 现代俄罗斯法上的公共地役权制度

 
   
关键字:
 
 


备案审核:渝ICP备05001036号 网站开发:西南政法大学教育信息技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