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心简介 中心要闻 研究成果 学术信息 俄罗斯法律 毓秀湖畔读书会 学校主页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研究成果
   
 
   
 

俄罗斯信托法制的本土化路径:从“信托所有”到“信托管理”

 
 

时间:2016-08-02 02:43:00 来源:

 
   
     

 

 

The Localization Road of Russian Trust Legislation: From Trustees Property to Trustees Management

 

 

内容摘要:俄罗斯信托立法从“信托所有”到“信托管理”的转变,从信托的物权法化处理到信托的债法化处理,都体现了激进的信托移植所引起的立法者和法学界的激烈反应。俄罗斯信托法立法设计的强烈的“债法化模式”和“不移转所有权设计”也再次凸现了信托制度灵活性,从而也使得法学家对信托精髓的把握更加困难,特别体现在俄罗斯法学者自身对信托管理的性质的认知上,也再次向后来的信托立法昭示了大陆法系国家引进信托时在信托模式多元化和信托法制本土化方面所具有的更多弹性空间。

关 键 词: 俄罗斯信托立法;俄罗斯信托所有令;信托所有权;财产信托管理合同;

 

 

起源于英国的私人信托(private trust)是普通法系与欧洲大陆法系最具标志性的差异之一[1]。信托在历史上扮演了家庭内部财富移传方式的角色,而在现代,传统角色已经式微,但在资本市场上获得了新的舞台[2]。目前起源于中世纪英国的信托[3],正在走向世界,许多大陆法国家已经引入信托制度,并积极推动那些尚未承认信托制度的国家承认在其他国家成立的信托。

19931224日颁布《信托所有(信托)令》之前的俄罗斯法中,并没有信托的概念,在以私有化、市场化为导向的经济改革中,叶利钦总统以总统令的形式努力在民事立法中全面引进英美法模式的信托制度,特别是双重所有权制度,引入信托所有权的物权范畴。1996126日《俄罗斯联邦民法典》第二部分通过[4]后,该令也没有被明文废除,但被实质性地代以债法中的“财产信托管理合同”制度,实现了信托制度的俄罗斯化(本土化),即依据债(合同)法构建信托制度,使信托成为一项独特的俄罗斯债法制度。

从“信托所有”到“信托管理”的重大转折,体现了俄罗斯法对待信托制度的态度从激进到妥协的转变。到目前为止,中国大陆还鲜有以俄罗斯信托为主题介绍俄罗斯信托立法的文章,多数学者甚至对俄罗斯是否有信托制度也无所知,因此,有必要向国内的读者介绍俄罗斯信托法的立法进程和制度设计。

本文以《信托所有(信托)令》和《俄罗斯联邦民法典》(以下简称《民法典》)对信托制度的基本构建为核心,介绍并探讨俄罗斯法如何实现信托制度与本国固有法律制度的协调,以及俄罗斯化的信托在比较法上的特点和局限。

壹、激进与冲动:《信托所有令》对信托制度的物权法构建

《信托所有(信托)令》[5] 1款宣布:为了完善经济改革时期的经济管理和促进俄罗斯联邦的制度更新,在俄罗斯联邦民事立法中引入信托所有(信托)制度。以总统令而非单行法或民法典修改法宣布在俄罗斯民事立法中引入信托制度的举动本身就体现了立法者对引进信托制度的急迫心情,其信托制度的设计不可避免地具有明显的激进特征。

在该总统立法中,对信托的基本制度进行了较全面的规定,特别是在信托的概念、本质、适用范围以及信托的设立和终止、信托法律关系当事人的权利义务设计上具有其特殊性。

一、信托的概念、本质和适用范围

在该立法中,信托即“设立人将属于自己所有的财产和财产权在一定期限内移转给信托所有权人,而信托所有权人有义务依照本法令、信托设立合同以及俄罗斯联邦立法专为受益人的利益而对信托给他的财产行使所有权(第3款)”。

在设立信托时,信托财产要移转给信托所有权人,以此在俄罗斯法上引入了“信托所有权”的概念,与“所有权人以自己名义,为自己的利益而占有、使用和处分财产” [6]的大陆法系的所有权观念不同,信托所有权人仅有权为受益人利益而占有和处分信托财产。使用信托财产只有在信托设立合同有约定时才允许(第9款)。而且关于所有权的规则也只有在俄联邦立法文件、本法令和信托设立合同没有不同规定时,才可适用于信托所有权(第4款)。所以,信托所有权这种受到他人权利限制的所有权,对俄罗斯法来说是完全陌生。

在该令中,信托制度的适用范围仅限于以合同方式设立的信托,对于遗嘱信托、宣言信托、目的信托等没有适用的可能,因为其特别规定,信托法律关系由信托设立合同产生。

二、信托的设立与终止

(一)信托设立合同的标的:信托财产

根据该令第8款,信托财产为信托设立人依所有权而占有的财产(可以是在签订合同时即已存在的,也可以是将来可能存在的财产,包括由信托所有权人依合同而生产或取得的财产)以及有关的财产权和人身非财产权。设立人的所有权以外的其他物权和虽属于设立人但无法特定化的财产不能成为信托设立合同的标的。根据该令,信托财产的独立性体现为:一是信托所有权人自己的债权人不得追索信托财产。在追索信托所有权人的非信托设立合同产生的债务时,不得追索其所占有的信托财产。如果信托所有权人破产,则信托财产也不得被列入破产(清算)财团。二是信托财产的财产税由信托所有权人从信托收益中支付。

(二)信托设立合同的生效与终止

信托设立合同须以书面形式签订且经公证证明(该责任由信托设立人承担)。信托所有权人自合同生效时而非自信托财产移转时起占有信托财产(第17款),但可以有不同约定。信托设立合同的终止事由为:约定期间届满;出现约定的情形或规定的条件成就;确认作为受益人的一人或数人死亡、终止(清算、改组)或放弃自己的权利,另有约定者除外;信托所有权人死亡或终止(清算、改组)[7];依立法规定的程序确认信托所有权人破产(破产人);法院满足信托设立人或受益人因信托所有权人不履行合同义务或滥用信托设立人在签订信托合同时所给予的信任而提起的诉讼请求。在任何情况下,信托设立合同都可以法院判决而终止,但不得依双方或受益人的意愿而终止(第20款)。

三、信托法律关系当事人的权利义务模式

(一)信托设立人的权利与义务

依该令第5款,信托设立人可以是任何自然人或法人,包括国家权力机关或管理机关、企业、机构、社会组织、宗教组织、慈善组织(联合会),及外国自然人或法人、无国籍人、国际组织。

信托设立人享有监督权和知情权,有权检查信托受托人对信托设立合同的履行并依俄联邦立法取得信托所有权人向国家机关和法院提交的全部文件和资料(第18款)。信托设立人要承担如下基本义务:一是积极的财产移转义务,即将信托财产移转给信托所有权人,并移交所必要的全部文件和资料(第918款);二是消极的不干涉义务,即在信托设立合同生效后设立人无权向信托所有权人发出任何指示或以其他方式干涉行使合同权利和履行合同义务(第18款)。

(二)信托所有权人的权利与义务

信托所有权人可以是任何自然人或法人,但受益人、国家权力机关、国家管理机关、国家机构、国有企业及其联合会和其他依法不得成为信托所有权人的人除外。

信托所有权人的基本权利包括:1.独断的自主权,即在处理信托事务时享有独断的确定何种行为方式对受益人的利益而言为最佳方式的权利(第11款);2.费用补偿权,即对处理信托事务的必要花费在信托收益的范围内享有完全的补偿权(第15款);3.报酬请求权,即享有在约定的数额和条件下报酬取得权。报酬既可为一定比例的信托受益(利润),也可为固定数额,还可为合同终止后对全部或者部分信托财产的取得权(第15款)。

信托所有权人的基本义务包括:1.信任责任,即在行使权利和履行义务时,应当善意行事,不得将自己的利益与设立人或受益人的利益相混淆(第6款);2.禁止再设立信托的义务,即无权将信托财产再设立信托移转给他人(第12款);3.禁止取得信托财产的义务,即在信托设立合同终止前不能取得信托财产(第12款);4.无限财产责任,即信托所有权人对处理信托事务中所产生的债务,以及给信托受益人的利益造成的损害负无限财产责任(第13款);5.区分信托财产与自有财产的义务,即信托所有权人有义务保障作为信托设立合同标的信托财产的登记,不能将其与他的固有财产相混淆(第19款);6.报告义务,即有义务每季度和每年在自报告期间届满之时起一个月内向信托设立人提交信托资产负债表及关于自己行为的报告,年度信托报告应经独立审计师审查(第19款)。

(三)信托受益人的权利

受益人只享有请求支付信托利益的权利,并没有诸如中国大陆《信托法》规定的在信托受托人违背信托处分财产时的撤销权等,也没有规定信托受益人在特定情况下对信托所有权人的义务。

四、《信托所有令》建立的信托制度的特点

总体而言,《信托所有令》所确立的信托制度,与英美法信托制度更相似,但也具有以下特点:

1.该令强调设立信托必须移转财产所有权(第3款),构建了“信托所有权(доверительная собственность)”的物权法范畴,导致与作为大陆法系国家[8]的俄罗斯法所有权观念的冲突;

2.该令所规定的信托制度的适用范围较狭窄,强调和突出以信托合同设立的意定信托(第2款),对遗嘱信托和公益信托等缺乏规定;

3.该令对受益人权利的性质设计不够完整,特别是不明确受益人对信托所有权人的监督和制约,如对信托所有权人违背信托处分财产时受益人的救济权利,根据该令第1款在俄罗斯联邦民事立法中引入信托所有(信托)制度的规定,必须援引民事立法的一般规定;

4.该令受到大陆法系国家单一所有权观念的影响,极力凸现信托所有权人的权利(第4款),对信托所有权人违背信托义务的法律后果没有规定。

贰、妥协与本土化:《俄罗斯联邦民法典》对信托制度的合同法建构

《信托所有令》试图在俄罗斯法中引入纯英美法特色的信托制度,引起了俄罗斯国内法学家的极大争议。权威的俄民法学家认为:“信托在90年代初曾被积极地希望通过直接地、逐字逐句地借鉴英美法的类似制度而强加给国内法秩序。事实上,国内法秩序,和整个欧洲大陆法一样,并不承认分层所有权存在的可能性,且是建立在英美法所不具备的对物权和债权区分的基础上的,因此对我们来说缺乏信托所有权的物权范畴。”[9]

1996年通过的《民法典》第二部分的通过为标志,将信托制度纳入《民法典》并使之债(合同)法化的本土化路径和成果——“财产信托管理合同”[10]独立成章——最终得到了立法的承认,但是学者们对财产信托管理性质的认识,却并不相同。

一、《民法典》中“信托管理”的性质

从“信托所有”到“信托管理”,实现了俄罗斯信托法制的本土化,然而这个命题并非没有争议。对信托管理是否就是信托制度,是否就是俄罗斯化的信托制度没有一致的意见。争论的本质在于:在俄罗斯法中是否有信托制度存在?财产信托管理是源自于英美法系的信托,还是生自俄罗斯本土的债(合同)法制度?

大部分俄罗斯法学家,特别是Е.А.苏哈诺夫、В.В.维特梁赞、В.А.朵佐尔采夫、Л.Ю.米歇耶夫、Ю.В.罗曼尼茨等[11]学者均持否定说,认为信托管理不是英美法上的信托制度,而且仅具债的性质。对该合同在合同类型上的划分,意见也不一致。委托合同说,认为俄罗斯立法只是借用了“信托”的语词,而没有英美财产法信托的特性。信托管理财产是债的关系,仅仅具有“委托”的意义,或说是基于信任而委托他人管理财产,不具有物权的特点[12]。产生服务提供之债的独立合同说,认为该合同与将财产交付“信托所有”(信托)没有任何共同之处。法律直接规定所有权人有权将自己的财产交付信托管理,这并不引起所有权向信托管理人的移转(俄民第209条第4款、第1012条第1款第2节),所以既不存在信托管理财产的完全所有权人,也没有限制(部分)所有权人。所有权人与受托管理人的关系具有债权的性质。虽然管理人被赋予了一定的利用权限,包括与第三人实施法律行为的权利,但该合同并不能被归入提供法律服务的合同之列,因为受托管理人还可实施事实行为等,因而是一类完全独立的产生服务提供之债的民法合同类型[13]

有俄罗斯学者认为,民法典第209条第4款规定财产所有权人可以将自己的财产交付他人(信托管理人)进行信托管理。将财产交付信托管理并不使财产的所有权移转给信托管理人,而信托管理人必须为了财产所有权人或财产所有权人指定的第三人的里以对财产进行管理,实际上已经引入了信托的规定[14]

前述俄罗斯学者对信托管理的本质的探讨均以英美法上的信托所有权制度为参照和批判的对象,紧紧围绕大陆法系国家的一物一权主义和设立信托管理并不移转信托财产的所有权的立法规定,否认英美法上的双重所有权理论。但是从前述俄罗斯学者的观点中也可以知道,否定了信托管理为英美信托所有权的观点,并不能妨碍俄罗斯根据自己本国的法律体系和法律传统接受信托的思想。因此,有学者认为,立法接受何种信托观念(物权或债权)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财产关系在法律体系中的不同结构和地位[15]在探讨在俄罗斯法中适用信托所有权制度时,任何时候都不能忘记,俄罗斯法属于以被无条件地实质性现代化的罗马私法为基础的大陆法系。信托所有权的思想本身——为第三人的利益管理他人财产——可以而且也应当在俄罗斯法中以一般且综合的形式得到体现,“为此,不应当机械照搬在特定法系中经过数百年才形成的东西,它在很多方面与我们的体系不同。我们应当以自己的方式解决这个问题”[16]因此,立法者认为有必要建立这种使管理人承担为所有权人或者其所指定的第三人的利益管理所交付的财产的制度,选择了财产信托管理的架构。将财产交付信托管理只是所有权人实现自己的财产处分权能的形式而已。所有权人将财产交付信托管理时,并没有将对该财产的占有、使用和处分权能移转给管理人(它们仍在所有权人手中,否则就会发生所有权本身的移转了),而只是赋予了管理人以自己名义行使这些权限的权利[17]。所以,所有权人在合同有效期间内移转给信托管理人的只是行使自己对财产的占有、使用和处分权能,在该期间内所有权人丧失了自主行使的可能性[18]。可以说,该观点的实质在于,认为财产信托管理实际上就是在俄罗斯实现信托所有权思想的本土制度,就是俄罗斯化的信托制度。至于俄罗斯信托制度的本土特色,将在后文详述。

二、合同法化模式下信托管理制度的构造

(一)信托管理合同的概念和特点

信托管理合同,即“一方(管理设立人)在一定的期限内将财产(或其部分)交付给另一方(信托管理人)进行信托管理,而另一方有义务为设立人或其所指定的人(受益人)的利益而对该财产实施管理的合同”。与信托所有最大的不同在于没有移转信托财产的所有权,即在信托管理制度下信托财产的所有权人不是管理人而是管理设立人。

该合同具有以下特点:1.要物性(实践性),合同自将财产交付给管理人时生效,而在交付不动产时——自其国家登记之时起生效 [19],而在《信托所有令》中为须公证的诺成合同2.非信赖性,即与委托合同不同,在当事人间并没有形成个人信赖关系,信任丧失也不会导致单方解除合同3.要式性,该合同须以书面形式签订以防被确认为无效(俄民第1017条第13款),与《信托所有令》相比,免除了公证证明的要求。此时,还必须双方签署的移转文书或交付文件,在将企业交付管理时,还须财产登记文件、会计资产负债表、独立审计师关于其财产构成和价值以及全部债务清单的意见书[20]4.有期限性,管理人对所管理的他人财产不享有所有权,依俄罗斯法观念,在本质上不可能是无期限的,而是预先承认了其明确的时间界限,而《信托所有令》没有合同期限的规定。

信托管理与委托、行纪和代理关系的区别在于:1.处理事务的内容不同,前者除了实施广泛的法律行为外,还包括事实行为,这与以仅实施特定法律行为为对象的后者区分开来;2.处理事物的方式不同,信托管理人总是以自己名义行事且不能以所有权人名义行事,且须告知第三人自己的特殊地位,而代理人既可以本人的名义行事,还可在必要时进行转代理。

与《信托所有令》仅规定以合同方式设立的意定信托不同,《民法典》既规定了意定信托,还规定了遗嘱信托;既规定了约定信托,也规定了法定信托;既规定了商事信托,也规定了民事信托;还规定了特殊的信托类型:有价证券信托管理与俄联邦所有的股票信托管理。

(二)信托管理合同的主体与客体

1.信托管理设立人。信托管理设立人一般应当是财产所有权人(公民、法人、公法组织)。他物权人不能成为设立人,因为他自己都没有所有权人的权能也不可能赋予管理人。

单一制企业和机构作为经营权和业务管理权主体,在撤销上述法人或其所有权人为信托管理目的依法剥夺相应财产之前,法律直接禁止将其所经管财产交付信托管理。因为,单一制企业和机构本来就是用以实现所有权人权能的组织,在没有办理上述程序而将其经管财产交付信托管理时,经营权和业务管理权就没有了客体,且成为所有权人和信托管理人之间的一个多余环节。所以,它们无权成为所经管财产的信托管理设立人。信托管理设立人也可以是某些债权或专有权的主体,如银行或其他信贷组织的储户、无纸化有价证券的权利人、著作权人和专利持有人(俄民第1013条第1款)[21]。在法律直接规定时,设立人才可以不是所有权人(权利持有人),而是其他人,如监护和保佐机关、遗嘱执行人(俄民第1026条第1款)。

2.信托管理人。信托管理人只能是职业化的财产流转参加者——个体经营者或商业组织,可以说,俄罗斯法上的意定信托主要是商业信托,而非民事信托。虽然单一制企业也属商业组织,但由于它不是自己财产的所有权人,不能成为完全意义的职业财产流转参加者,因此不能成为信托管理人。公共权力机关也不得成为信托管理人,因为创设它们的目的完全不是为了职业化地参与财产关系。

在依法直接成立信托管理关系时,管理人才可以是非经营者的公民(如监护人或遗嘱执行人)或非商业组织(如基金会),但机构除外(俄联邦民法典第1015条第1款第2句)。机构和单一制企业不允许作为信托管理人(俄联邦民法典第1015条第1款第1句)是因为它们属于国家法人,机构的范围相当于大陆地区的国家机关和事业单位,而单一制企业法人则是国有企业,它们对所经营管理的都不想有法人所有权,而且是享有经营权和业务管理权其权限是极端有限的,所以其财产责任也是有限的,不能承担管理人可能要承担的民事责任。可以说,民事信托极其有限且多为法定信托,这也是俄罗斯信托法的一大特点。

3.受益人。在受益人非合同当事人时,信托管理合同是典型的第三人利益合同。受益人有权要求管理人为自己利益实施行为,而合同当事人提前变更或终止合同须征得他的同意。受益人可以是设立人自己,即自己为自己的利益设立信托管理。但信托管理人无论如何都不能成为受益人,否则就违背了财产信托管理合同的本质。

(三)信托管理的客体

信托财产可是设立人的全部财产,也可是其一部分财产,但并非任何财产都可进行信托管理。依《民法典》第1013条第1款,信托管理客体为:包括企业和其他财产综合体在内的某些不动产客体、有价证券、无纸化有价证券证明的权利、专有权、其他可特定化并可在单独的资产负债表或银行账户上显示的财产。这里的财产是法律上可特定化的财产。因为信托管理的本质不允许将信托管理财产和管理人自己的财产相混淆。否则,如果混淆了信托管理财产的使用收益和相应的权利与义务,则设立人的交付信托管理的财产就会成为管理人的债权人追索的对象。所以,不能将单纯的动产交付信托管理,因为在法律意义上将之特定化是不可能的,且动产法律行为多是移转行为,这就排除了原物返还的可能。但其构成中包含动产的财产综合体则是另外一回事。标的物还可以是在签订合同时尚不存在的财产,如将要生产的产品、财产综合体交付信托管理后产生的果实和收益。

有价证券是个例外,它们作为动产也具有法律上的个性化特征。法律允许将交付信托管理的不同设立人的同种有价证券合并,但它们还是应当独立于管理人的财产。最为普遍的是公司有价证券——包含了对发行公司事务的管理权能的股票。俄罗斯学者认为,股票和债券可以是书面有价证券(物),也常常可能是无纸化的。因此,在绝大多数情况下,所探讨的实际上是财产权利的信托管理。债权、公司财产权和专有权不需专门的特定化就可交付信托管理,但不得违背其本质,如不能将买受人或出售人、委托人或代理人的权能、无限合伙合伙人的权利等交付信托管理[22]

由于单一制企业和机构不能参与信托管理关系,信托财产也就不能是划拨给他们经管的财产。信贷组织也无权将自己的财产交付给其他信贷组织信托管理[23]

设定了抵押的财产仍可交付信托管理,因为抵押人仍然是所有权人,且为自己保留了处分权能,而且聘请职业管理人进行管理也可以提高财产利用效率,有助于抵押人履行自己的债务[24]。此时设立人应预先告知信托管理人财产上负担的抵押权,因为该财产可能被抵押权人追索从而不能进行信托管理。如果管理人不知道也不应当知道该财产负担,则他有权依司法程序要求解除合同并追索一年的报酬。

信托管理合同的架构

1、对内关系设计

对内关系,即管理人与管理设立人或受益人的关系。如果管理人的行为给设立人或受益人造成了损失,则管理人对设立人或受益人承担财产责任。管理人作为职业经营者,既要为过错产生的损失,也要为偶然产生的损失负责,且只有在证明该损失的产生是不可抗力或设立人或受益人的行为造成时,才能免责。赔偿的依据是管理人没有对受益人或管理设立人的利益尽到应有的注意,这也证明其行为有过错。管理人还有义务赔偿受益人所失利益的损失(如没有取得的约定收益)。对设立人不仅应当赔偿所失利益,而且还应赔偿现实损害,即全部损失(俄民第1022条第1款)。

2、对外关系设计

在对外关系上,尽管管理人不是所有权人(或权利持有人),但在被授权的范围内,他扮演了所有权人(或权利持有人)的角色。虽然他是以自己名义管理他人财产,但不是为自己利益,而是为受益人利益,因此,管理人与代理人很相似,代理人也是在特定的范围内行使被代理人的某些权能。管理人总是以自己名义(因此也不需要委托书)实施法律行为和事实行为,但须向所有第三人公示自己的特殊地位,指明自己是作为管理人而参加交易的。这种义务是通过在书面法律行为和其他文件上管理人的名字或名称之后标注“Д.У.”(信托管理人)字样而实现,或在实施事实行为时口头告知第三人(俄民第1012条第3款第1节),以此他才能以信托管理人身份成为法律行为的当事人,这赋予了管理人首先可以信托管理财产清偿信托管理债务的权利(俄民第1022条第3款)。违反该要求,则该交易将被视为是管理人为自己而非为他人实施的法律行为,须以自己的财产而非所管理的财产负责(俄民第1012条第3款第2节)。

信托管理人以此身份取得的权利构成信托管理财产,承担的债务也要靠该财产清偿,在该财产不足时,可以追索信托管理人的个人财产,如果仍不足以满足债权人的债权,则可追索设立人未交付信托管理的财产(俄民第1022条第3款)。俄罗斯学者认为,这种补充责任的双重链条体制可以解释为,管理人应当首先为此债务承担责任,在其财产不足以承担补充责任时,可以追索设立人。笔者认为,该双重补充责任体系实际上导致了对信托功能的消解,信托管理人承担无限责任,与《信托所有令》的表述虽不一致,但内容和效果相同,而将设立人作为补充责任人导致信托的闭锁效应不能充分实现,与《信托所有令》中信托设立人在信托设立后即退出信托法律关系不同。

如果管理人越权或违反所约定的限制实施法律行为,则他本人应承担全部义务(俄民第1022条第2款、第183条第1款)。但由于第三人并不总是能够且应当了解管理人的权限的确切范围,此时第三人有权要求用信托管理财产满足自己的请求权,设立人有权要求管理人赔偿给他造成的全部损失。

信托管理人作为有权源占有人有权提起对物诉讼保护自己的占有,包括在合同有效期内对设立人提起对物诉讼(俄民第1020条第3款)。在设立人被宣告破产之前,则管理人管理的财产不能被设立人的债权人追索,在设立人破产时,信托管理终止,管理人所管理的财产列入破产财团,以满足设立人的全部债权人的请求权。

(五)信托管理合同的终止

信托管理合同终止的理由包括:

1.作为受益人的公民死亡或法人被清算。作为受益人的公民被宣告为无行为能力人或限制行为能力人以及被宣告失踪,和作为受益人的法人被改组则不会导致合同终止,双方也可以约定在受益人死亡时为受益人的继承人保留信托管理;

2.受益人单方拒绝领取受益;

3.管理人死亡、被宣告为无行为能力人、限制行为能力人或失踪人,以及作为管理人的商业组织被清算,都是无条件终止的理由。管理人被宣告破产也会终止合同,因为公民作为管理人此时就丧失了个体经营者的身份(俄民第25条第1款),所以也丧失了作为信托管理人的权利,而被宣布破产的商业组织要被作为法人清算;

4.管理人不能亲自实施管理行为(如长期患病),则信托管理人或设立人均可提前三个月告知契约相对人而单方放弃合同;

5.保留了单方放弃权的设立人行使该权利,但条件是要向管理人支付约定的报酬。因为设立人保留了处分权能,他有权自主行使,但也要考虑到作为经营者的管理人取得管理报酬和补偿必要费用的合法利益;

6.设立人破产,此时交付管理的财产应当列入破产财产;

7.约定的期限或法定的最长期限届满。

在信托管理合同终止时,该财产依照一般规则应当返还给设立人,但也可约定其他的后果,如将财产移转给受益人或由管理人依买卖合同取得。

三、信托管理制度在实践中的应用

在俄罗斯,信托管理制度主要用于有价证券的信托管理和联邦所有股票的信托管理。

(一)有价证券的信托管理

依俄罗斯法,股票和有价证券信托管理的管理人只能是具有相应许可证的职业性有价证券市场参加者(俄联邦《有价证券市场法》第539条)。“银行管理共同基金(общий фонд банковского управления,ОФБУ)”或股票投资基金的有价证券信托管理人是商业银行或其他信贷组织,或股票投资基金管理公司。商业银行和其他信贷组织主要是以将不同设立人的有价证券集合为统一的财产综合体“银行管理共同基金”的方式而进行管理。设立人被发给“按份参与证书”(因为此种基金财产是由参加者按份共有的),管理银行与他们签订标准形式的信托管理合同(这是典型的附和合同)。

股票和债券的信托管理人行使有价证券赋予持有人的全部权能,不能仅将一种或数种权能(如股利取得权或公司股东大会投票权)交付管理。与此同时,可以将股票和债券的转让权用合同加以限制或排除。管理人不能为自己或为设立人取得所管理的其他设立人的有价证券,也不能将与自己的或自己的设立人或客户(委托人、寄托人、被代理人)的有价证券互易。此外,他也不能以超过30日延期付款或分期付款的有偿合同方式,将所管理的股票和债券交给他人保管并指示第三人作为领取人或支配人或为自己的、自己的设立人的或他人的债务设定担保。

如果信托管理人在同一法律行为中同时代表双方的利益,则他必须取得他们的事先许可。在合同履行中取得的有价证券也成为依照最初所签订的信托管理合同规定的条件下的信托管理的客体。

信托管理人不但应定期向管理设立人,还应当定期向联邦有价证券市场委员会提交自己活动结果的报告。ОФБУ的有价证券不得设定抵押和其他负担。管理银行须不仅向设立人,还要向俄联邦中央银行按规定格式,定期提交自己活动的报告,还须向社会公众公布基金财产的特定信息。

(二)联邦所有股票的信托管理

俄罗斯立法规定了联邦所有的股票的信托管理的特点[25]。信托设立人是以俄罗斯联邦名义行事的俄联邦国有财产部(以前的国有财产委员会),而信托管理人是依招投标竞标结果确定的[26],信托管理人为具有不低于所交付股票价格的20%净资产或自有资金的,且取得有价证券管理活动许可证的商业组织。

信托管理的股票不得设定抵押和其他负担,且在合同期内不得以任何方式转让。就管理人来说,对所管理的股票没有处分权,特别是不得设定抵押、其他形式的负担或转让。对涉及公司章程的修改和补充、公司改组或清算、公司注册资本变更、实施重大法律行为、发行有价证券和批准年度报告、管理人进行投票等须与设立人书面协商。

该类股票信托管理的期限不得超过三年,且管理人须提供约定的担保,可以是不可撤销的银行保证,也可以是管理人的具有较高可清算性的自有不动产或有价证券抵押27]。具体的担保方式和数额由招投标委员会确定。

管理人有义务每年两次向设立人提交自己活动的报告,设立人还有权组织独立审计师对报告进行审查,且在审查后才接受报告。管理人还应当根据管理人的要求提供必要的文件和资料,设立人有权对管理人履行合同全部义务的情况进行监督。

管理人的报酬在合同届满后3个月内一次性支付,数额不得超过联邦政府规定的限额,招投标委员会确定补偿管理人必要费用的最大限额,报酬和必要费用可用股利并在股利的最大限额内支付。设立人还享有在提前10日通知管理人后单方放弃合同的权利。

四、《民法典》上的信托制度的特点

(一)信托的债(合同)法制度构建:财产信托管理合同

通过构建财产信托管理合同,使信托成为俄罗斯本土化的法律制度,实现了信托制度与本国法律秩序的和谐化。1996年法国“信托法(草案)”也支持信托制度的债权化构建理论,直接把信托定义为一种第三人利益合同[28]。俄罗斯的债法化构建使设立人的地位与《信托所有令》有所不同,《信托所有令》规定信托设立后设立人即退出信托法律关系,而《民法典》保留了设立人作为合同相对人对管理人的权利和义务,特别是以支付约定报酬为条件的单方合同解除权。

(二)防止信托管理信托所有化的措施

在将信托制度债法化构件的同时,俄罗斯立法者也有意防杜信托管理的信托所有化,一是明确规定,财产信托管理不移转所有权,即管理设立人设立信托后,虽然将信托财产的占有移转给了管理人,但是管理人没有取得所有权,设立人仍为信托财产的所有权人[29];二是规定了财产信托管理合同的期限性,明定该合同不得超过5年,立法可以对个别种类的财产规定不同的期限,俄罗斯法学家就认为,这是为了使信托管理“不能掩盖所有权人财产事实上的移转,也即在该合同种类下实施财产买卖或赠与法律行为以规避规定的禁止和限制”[30]

(三)特殊的财产信托管理人责任体制

    在信托管理人的责任制度上,一改《信托所有令》的无限财产责任模式,改采双重补充责任体制,即在信托财产不足以清偿所生债务时,可以追索信托管理人的个人财产,如果仍不足,则可追索设立人未交付信托管理的财产(俄民第1022条第3款)。以此强化管理人的财产责任,督促管理人善尽忠实管理义务,但是也有可能会加重信托管理人的负担,从而影响信托业的发展。

(四)限制信托的多样化功能,突出信托的财产管理功能

从意定信托管理制度的设计上看,俄罗斯立法者有意限缩信托功能的多样化,极力突出信托的商业功能,主要体现为信托管理人一般为商事主体(个体经营者或商业组织)。仅在法律直接规定的场合,才允许非商事主体(非个体经营者的自然人和法人)成为管理人。因此,可知信托管理制度在俄罗斯主要应用于商业领域,而非民事领域,从实践的角度看,主要是有价证券的信托管理和联邦所有股票的信托管理。

(五)严格限制信托的种类和法院介入信托事务,防止利用信托规避法律

在俄罗斯联邦民法典中,严格地限制了信托的种类,规定了意定信托(第1012条)和法定信托(第1026条)、民事信托和商事信托(第1026、第1013条和第1015条),而且意定信托多为商事信托,而法定信托则多为民事信托,但对诸如宣言信托、恳求信托、目的信托等信托类型则没有规定;同时,对在通常情况下允许法院介入信托事务的场合都保持了沉默,如在被指定的遗嘱执, 行人拒绝或不适合担任管理人时法院是否可以指定或选任信托管理人, , 从而使得信托不因缺乏管理人而无效,因而无法判断法院可以在多大程度上通过推定信托的成立,实现创造性司法[31]

叁、结 

信托制度作为具有强烈的英美法色彩的法律制度,其本身所具有的规避法律的消极作用,以及其在现代社会中所具有的无限弹性功能,使得任何大陆法系国家在引进信托制度的时都无法从容应对,纷纷根据本国法律秩序的历时传统和共时特性对信托制度进行了本土化的建构。俄罗斯信托立法从“信托所有”到“信托管理”的转变,从信托的物权法化处理到信托的债法化处理,都体现了激进的信托移植所引起的本国立法和学界的激烈反应。俄罗斯信托立法建构的强烈“债法化模式”和“不移转所有权设计”也再次凸现了信托制度灵活性,从而也使得法学家对信托精髓的把握更加困难,特别体现为俄罗斯法学者自身对信托管理的性质——“信托管理不是信托”——的认知上,也向准备继受信托制度的立法展示了大陆法系国家引进信托制度时在信托模式多元化和信托法制本土化方面所可能开发的更多弹性空间。

 

The Localization Road of Russian Trust Legislation: From Trustees Property to Trustees Management

 

Abstract: The transformation of Russian trust legislation from trustees property to trustees management and the disposal of trust from property law to debt law reflect the vehement reaction of legislators and other scholars of law circle caused by radical trust transplanting. The intensive mode of debt law and without transferring the property in the design of Russian trust legislation also reflect the flexibility of trust system, which makes it more difficult for jurists to grasp the essence of trust, particularly embodied in the Russian legal scholars cognition of the nature of trust management. It demonstrates the more flexible space of multi-trust mode and localization of trust law for civil law system to introduce trust in the future trust legislation.

Key WordsRussian trust legislation; Russian trustees property decree; trust ownership; management contract of property trust

 

 



[1]茨威格特、克茨:《比较法总论》,潘汉典等译,贵州人民出版社1992年版,第490页。

[2]亨利·汉斯曼 乌哥·马太:“信托法的作用:比较法与经济分析”,焦洪津译,《比较》第9辑,第107页。

[3]张淳:《信托法原论》,南京大学出版社1994年版,第2页;周小明:《信托制度比较法研究》,法律出版社1996年版,第1页。

[4]傅荣:《私法复兴——俄罗斯新民法典研究》,吉林人民出版社2003年版,第74页。

[5] СА РФ,1994,N 1,ст.6.

[6]]А.В.维涅吉可多夫:社会主义国家所有权,莫斯科,1948年,第347页(А.В.Венедиктов. Право государственной социалистической собственности. М., 1948.с.347)。

[7]台湾信托法第8条规定:“信托行为有效成立后,…除当事人另有订定外,不宜因自然人之委托人或受托人死亡、破产或丧失行为等情事而消灭”。

[8]黄道秀等译:《俄罗斯联邦民法典》,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9年版,序第1页。

[9]Е.А.苏哈诺夫Е.А.Суханов 主编《民法》Гражданское правоВ 2 т. Том. Полутом 2Учебник修补版),22分册),БЕК出版社,第117-118页。

[10]译为“财产委托管理合同”,这可能使人们误认其为委托合同之一种,“财产信托管理合同”的译法更符合其本质和字面意义及其在俄民法典中的独立地位。

[11] Зуев А.Е.Фидуциарные правоотношениямеждународная практика и российское право(вопросы модальности в праве)//Правоведение.2003.№2(247).С.156-169.

[12]鄢一美:《俄罗斯当代民法研究》,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第378页。

[13]同注9引书,第118页。

[14] Ткаченко Н.Институт доверительного управления в гражданском законодательстве.//Экономика и жизнь.1995.№2.С.3.

[15 Лахно П. ,Бирюнов П.ТрастНовый институт российского права.// Хозяйство и право.1995.№2.C.39.

[16] Хохлов С.Лекция по договору доверительного управления имуществом.//Вестник ВАС РФ.1995.№ 8.

[17] Витрянский В.В.Обязательства по доверительному управлению имуществомсущество и характернвые признаки.//Хозяйство и право.2001.№10.С.27.

[18] Щеглова О.Соотношение доверительной собственности и доверительного управления имуществом.//Кодекс-Info.2005.№5-6.

[19]Гражданское право.Учебник/Под ред.А.П.Сергеева и Ю.К.Толстого.Ч..М.,1997.с.585.

[20]单一制企业财产交付信托管理只能是在其被撤销后,在清算程序中债务就被清偿了,故不可能再编制债务清单,估价文件也仅涉及财产的剩余部分。

[21]有俄罗斯学者认为,俄《著作权和邻接权法》规定的“财产权集体管理”不是权利信托管理,而是从委托或代理合同中产生的债(同注9引书,第120

[22]同注9引书,第123页。

[23] 1997 72 俄罗斯银行第63号令第2.2款。

[24]抵押合同可能包括抵押权人使用抵押物的权利的条款,还可能包括为抵押人利益从抵押物中收取果实和收益的义务(俄民第346条第3款)。

[25]俄罗斯联邦立法大全,1996年第51期,第5764条;俄罗斯联邦立法大全,1997年第45期,第5193条。

[26]例外是俄联邦国有的金融工业集团参加者股票由该金融工业集团总公司信托管理的情形(俄罗斯联邦立法大全,1995年第49期,第4697条)。

[27]俄联邦所有的煤业公司股票交付信托管理时,允许以其他方式担保信托管理人履行债务(特别是违约金)。

[28]何宝玉:《信托法原理研究》,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第5页。

[29]中国大陆学者针对中国大陆《信托法》提出的增补“信托财产所有权由委托人享有”的建议(张淳:“条款增补:中国大陆信托法中的重要创造性规定的完善”,《民商法学》2006年第4期,第31页),已为俄罗斯所践行。

[30]同注9引书,第127页。

[31]这与中国《信托法》相同,立法有意限制法院在信托方面的积极作用,防杜通过信托理论突破法律限制。

 
 

上一条:俄罗斯知识产权立法完全法典化的进程与特点
下一条: 当代俄罗斯宪法的私有财产保护模式分析

 
   
关键字:
 
 


备案审核:渝ICP备05001036号 网站开发:西南政法大学教育信息技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