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心简介 中心要闻 研究成果 学术信息 俄罗斯法律 毓秀湖畔读书会 学校主页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研究成果
   
 
   
 

俄罗斯知识产权立法法典化的创举:统一技术权制度

 
 

时间:2016-08-02 02:43:00 来源:

 
   
 
 
张建文 1
(西南政法大学民商法学院,重庆市  400031)
 
  摘  要:  统一技术权制度是俄罗斯在民法典框架内实现知识产权立法完全法典化的创举,统一技术权制度的目的在于加快依靠公共预算或者有公共预算参与完成的科技成果的推广和应用,推动原料经济向创新经济的转型。通过相关权利与义务的配置,在实现国家、履行人、投资者、其他权利持有人之间利益平衡的同时,着力激励组织完成统一技术的人尽快将该技术应用于实践。
  关键词复合客体;统一技术;统一技术权;实践应用义务;
  中图分类号:DF97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4-8425 (2010)
 
 
 
  俄罗斯为了加快依靠公共预算完成的科技成果(特别是民用、军用、专用或两用科技成果)的推广和应用,实现国民经济从原料经济向创新经济转变,2006年12月底通过的《俄罗斯联邦民法典》第四部分第77章(以下简称第77章)“统一技术构成中的智力活动成果使用权”(以下简称统一技术权)应运而生。
  这是以前俄罗斯法中并不存在的制度。它是一个非常独特的权利,其客体是复合性的,包含受不同知识产权制度保护的智力活动成果,以及不受知识产权制度保护的智力活动成果(统一技术)。它包含两层权利:第一层是各作者或权利持有人对作为该复合客体构成的各智力活动成果的权利,该权利根据专有权移转合同或许可使用合同移转给统一技术权的持有人;第二层是对复合客体整体的使用权,通常为完成统一技术的组织者(履行人)所享有,例外情况下由公法组织(俄联邦或者俄联邦主体)享有。技术权的特殊性不仅在于它的客体为复合客体,而且还在于该权利的存在是以在实践中应用统一技术的义务为前提的,在技术权人违背该义务时,所获得的权利将会被剥夺。
  本文将介绍该章的立法背景与目的,和围绕该章所发生的争论,同时介绍作为立法制度的统一技术权的基本内容。
一、统一技术权的立法背景与目的
  在俄罗斯知识产权立法法典化的过程中,俄联邦民法典第77章完全是一个创举,它与第69章到第76章之间有根本性的差别。它所调整的对象,既不是发明、工业设计、实用新型,也不是集成电路布图设计,而是可能包含了发明、实用新型、工业设计、计算机软件以及其他应受法律保护的智力活动成果,还可能包括不受法律保护的智力活动成果,如技术资料、其他信息等。而且这种客体也不在第1225条中规定的受保护的智力活动成果和个性化手段之列。因此,可以说它是俄联邦民法典第四部分中最为特殊的一章,它明显区别于以前各章,是民法典第四部分起草过程中的一个创举,在以前的俄罗斯民事立法和知识产权立法中均没有类似的规定。该章的目的在于防止无目的性开支和窃取科研预算资金,并激励将这些技术应用于实践,投入经济流转。
  在整个独联体成员国范围内,非常重视对国家所享有的科技领域中的知识产权的保护。独联体成员国议会间大会早在2002年12月7日就专门通过了独联体防务与安全常设委员会提出的《实现国家对科学与技术领域中的知识产权客体的权利的示范法》 [1] 。该法通过使用国家资金支持开发的新技术和其他科技活动成果,以提高民族工业和独联体成员国的经济竞争能力为目的,规定不同形式所有制的科研组织、企业和国家权力机关、地方自治机关之间在研发、推广和使用知识产权客体领域中的关系的组织和法律基础。
  俄罗斯汲取了世界工业发达国家关于“使用新技术、新设备的知识保障了80%以上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的经验,力求在知识产权领域中建立适当的国家创新政策,加速技术产业化和知识产权商品化的进程。据不完全统计,俄罗斯知识产权的总价值约为4000亿美元,其中90%为国家所有,并以专利的形式存在。因此,如何保护国家的创新成果并加快科技成果的实践应用成为俄罗斯在知识产权领域中的主攻方向 [2] 。俄联邦委员会在2006年7月4日举行了立法保障国防工业综合体发展专家委员会例会。米罗诺夫(Миронов)在该会议上就提出:“现在存在一系列问题,对其的解决将决定我国国防工业综合体的未来,也将决定俄罗斯经济在整体上能否顺利从原料经济向创新经济转变。首先,我要说的是保护国家对依靠预算资金取得的科技活动成果的权利问题。第二个问题——这就是将现有和将有的研究成果的商业化问题”,“在90年代国家继续对科研进行资助,但是国家并没有对智力活动成果享有任何权利”。该委员会建议俄联邦政府:“特别注意起草和审议技术移转法草案,其中要规定国家对有国家预算资金参与完成的科技活动成果的权利” [3] 也有人建议:在民法典第四部分中“应有专门一章,可以实质性地改变在权利保护和技术转让部分的现状” [3] ,引起了热烈讨论,即使在该部分被最终通过之后,反对将其纳入民法典的声音也依然有力地被表达出来。有俄罗斯学者指出:俄联邦民法典关于知识产权的规定“被明确划分为两个实际上相互之间毫无关联的部分。第一部分是第69-76章,第二部分是第77章”,“从第69章到第76章都是建构在明确划分对智力活动成果和智力活动成果权利的基础上的。而第77章则是完全重构了整个法律草案的基本概念。在这里引入了新的范畴‘统一技术’,它完全与现存的划分相悖” [4] ,它意味着“全部或部分预算拨款,这样一个相当抽象的范畴,就产生了国家对所取得的成果的专有权。”[4]
  参与民法典起草的马科夫斯基教授也说:“在那里,有一个特殊的机制,所有的权利、所有的参与统一技术创作的人都被集合起来,而且某人对发明,还可能是对科学作品享有专有权,还有人享有其他的专有权,它们都被集合为一个统一的整体而规定由一个主体享有,以便组织对相应技术的推广”,“但它的确与其他的权利有本质性的差别”[4]。有人质疑说:“您如果打开这一章,就会看到,不仅以其创造性劳动创作了作品的人,还有组织创作这些作品的人也是作品的作者,但你们工作组起草的第1228条明确规定,不承认没有对此种成果的创作贡献个人创造性劳动的人为智力活动成果的作者,包括仅向作者提供技术性的、组织性的和其他的物质协助或帮助的人”,马科夫斯基解释说:“在这种情况下说的不是通常意义上的作者。他不会成为作者。他会成为该特定的复合客体的权利持有人。只是权利持有人而已。他由于特别规定而成为权利持有人,是因为国家为此花费了预算资金”,“国家收集这些权利,主要是为了在后来将其拍卖,以确定谁将会推广它们”[4]。尽管批评意见如潮,但该章仍然得以最终通过。
  在俄民法典第四部分通过后两年多,围绕该章的争议仍在继续。一种意见认为,该章不应当纳入民法典之中。俄联邦总统下属的民事立法法典化与完善委员会2009年5月13日以备忘录形式公布了《完善俄罗斯联邦民法典第七编“智力活动成果与个性化手段权”的基本构想》 [①] ,认为,需要审慎反思调整与保护由联邦或联邦主体预算资助完成的科学研究和试验设计工作(НИОКР)成果权的第77章。该委员会的最终结论性意见认为:俄联邦民法典第77章的创新不应纳入民法典第四部分的明确框架,因为“统一技术”不在穷尽性的受保护的智力活动成果和个性化手段清单之中(民法典第1225条)。另一种意见认为,该制度的创新和实践意义不容置疑,不过是需要进一步完善而已,其缺陷在于“从法律调整的范围内排除了依靠私人资本完成的统一技术关系。以其创造性劳动完成了统一技术的人没有被承认享有作者地位权和其他人身非财产权利。依靠自有资金组织创作统一技术的自然人和法人没有被视为技术权的主体。技术权的移转是通过许可使用合同进行的(俄联邦民法典第1550条),但技术权并没有被承认为专有权”。[4]。因此,需要对统一技术法律制度进行理论思考,以解决上述问题。
二、统一技术权的特殊性
  统一技术权的客体为统一技术,即以客观形式体现的融合了发明、实用新型、工业设计、计算机软件或其他应受法律保护的智力活动成果,且能够在民事或者军事领域中的特定实践活动予以应用的科技成果(统一技术)。
作为复合客体,其特殊性在于:
  第一,它意味着对由不同的知识产权制度如著作权法、专利法、个性化手段法 [②] 等所调整的知识产权客体整体的使用。统一技术可以包括各种各样的受不同知识产权法律制度所保护的客体,包括发明、实用新型、工业设计、计算机软件等,甚至还包括不受法律保护的智力成果,如技术资料和其他信息。对统一技术而言,其中必须具备某些受俄联邦民法典第七编的规定保护的客体,而其他客体是“可以”而非“必须”在统一技术的构成中出现,因而是非必要的因素。但是邻接权的客体,以及旨在于使民事流转参加者及其产品、工作和服务个性化的知识产权客体不能纳入统一技术的构成之中,因为统一技术是专门为解决特定的科技任务。而且纳入统一技术的智力活动成果并不因为被纳入统一技术而丧失其独立的作为专有权客体的价值,其专有权依照法律仍然有效。因此,可以说统一技术权并非是对某一智力活动成果的专有权,而是对包含了多个受法律保护的智力活动成果的复合客体的第二位权利。
  第二,它应当被视为科技活动成果,而非单纯的特定知识产权客体的总和。根据1996年8月23日俄联邦法律《科学与国家科技政策法》 [5] 的规定,科技活动是指旨在取得、适用新知识以解决技术的、工程的、经济的、社会的、人文的以及其他问题,保障作为统一体系的科学、技术和生产的运作的活动。因此,科技活动成果就是指包含了新知识或解决方案并可固定在任何信息载体上的科技活动产品。
  第三,统一技术要想获得法律保护,也必须具有客观表现形式。有学者认为,它还应当具有实践上的可应用性,即实用性。这是从技术的概念中推演出来的 [6]
  第四,并非所有的统一技术都能够获得法律的保护,只有完全或部分由国家拨款研发的统一技术才会受法律保护。国家拨款通常是指为创造统一技术而无偿提供预算资金。预算资金可以资助的形式提供。统一技术权的规则仅适用于使用联邦预算或者联邦主体 [③] 预算资金完成的统一技术。由于俄罗斯立法并没有特殊规定,所以无论预算资金在创建统一技术的拨款中所占的份额,也无论统一技术的目的性用途(民用、军用还是两用),统一技术权的规范都应适用。立法并没有规定使用自治市预算资金的情形,这是因为向研发新技术活动拨款并不是地方自治的任务。因此就排除了对依靠私人资金或自治市预算资金完成的统一技术的保护,也排除了将统一技术权的规范适用于通过以预算贷款形式在有偿基础上使用联邦预算或俄联邦主体预算资金完成的统一技术。对于没有使用预算资金创建的统一技术和在自治市预算资金被用于创建统一技术的法律制度,由民法典关于复合客体的条款确定(第1240条)。
三、统一技术权主体的权利与义务
  根据俄联邦民法典第1544条和1546条的规定,统一技术构成中的智力活动成果使用权属于创作统一技术的组织者,在法律规定的例外情况下,才属于俄罗斯联邦或俄联邦主体。
  一、组织者(履行人)作为技术权的主体时享有的权利与义务
  一般情况下,统一技术的专有权属于创造统一技术的组织者,该人也被称为履行人。组织创造智力活动成果可以是使用自己的力量和资金创造,也可以是与第三人签订创造为统一技术所必要的智力活动成果的合同,此外还包括取得对于相关知识产权的权利的行为,这些知识产权已经存在且对于研发和推广统一技术是必要的。这是在民法典第四部分起草过程中增加的新规定,在2005年之前采用的规则是:“所有依靠联邦预算完成的智力活动成果,都属于俄罗斯联邦和国家订货人,国家订货人有义务在自己的权限范围内有效地处分科技活动成果”[3],为了加快将智力活动成果投入实践应用,第77章就改变了传统的规则,以将统一技术权赋予履行人作为一般规则。
  在多人共同进行创造技术的活动时,就可能产生多人共享统一技术权的问题,即由预算资金和其他投资者的资金共同参与创造的技术的权利可以同时属于俄联邦、投资者、履行人和其他权利持有人。如果统一技术权属多人共有,则他们共同行使该权利。其处分由共有者按照一致同意进行。共有人之一处分技术权的法律行为可以按照其他权利人的请求在证明法律行为的另一方知道或应当知道实施法律行为的人缺乏必要的权限时而被确认为无效。有学者提出由于统一技术权不需要进行国家登记,所以要查明所有的权利持有人并非总是可能,因此,在这种情况下应当保障技术权的善意取得者的利益。也就是说在此情形下有善意取得制度适用的余地。只有在证明取得人知道或者明显应当知道处分人缺乏实施该法律行为的权限时,才能认定该法律行为无效。该规则不仅可以在签订统一技术权移转法律行为时适用,也可以在签订许可使用协议时适用,因为它们都属于统一技术权处分行为。对统一技术权的使用收益和处分收益按照共有人之间的协议进行分配。如果统一技术权的各部分可以具有独立意义,则根据权利持有人的协议确定,对统一技术的哪个部分的权利属于哪一个权利持有人。所谓的独立意义是指统一技术的一部分如果能够不依赖于该统一技术的其他部分而被使用。每一个权利持有人都有权按照自己的意愿使用统一技术相应的具有独立意义的部分,他们之间的协议有不同规定的除外。在此情况下,整个统一技术权以及对统一技术权的处分由全体权利持有人共同行使。从使用该部分所获得的收入属于对该技术部分享有权利的人(第1549条)。
  立法并没有规定统一技术权产生的时间,因为它作为知识产权客体不需要登记,统一技术权产生的时间应当是其最终完成时。但是除了创造统一技术外,立法还规定了履行人有义务以适当方式办理对在统一技术中所使用的智力活动成果的权利。因此,技术权的产生时间只能是在以适当方式办理了对于所有纳入统一技术构成的智力活动成果的权利时。
法律没有对统一技术的创造者提出特别要求,因此他们既可以是自然人,也可以是法人。但是在法定的特殊领域中,研发只能由获得特别批准的主体才能进行时,则履行人应取得该许可。研发航空技术、武器和军事技术(《某些种类活动许可法》第17条),以及使用构成国家秘密的信息创造统一技术等必须获得许可(《国家秘密法》第27条) [7] 。统一技术权属于组织创作者的规则符合复合知识产权客体使用的一般规则(第1240条)。统一技术可以包括属于创作组织者的智力活动成果,也可以包括属于他人的成果。如果智力活动成果是专门用于统一技术而创造的,则对该智力活动成果的权利应依照专有权转让合同移转,但双方协议可以有不同规定。
  在权利持有人拒绝为创造新技术而移转智力活动成果使用权时,可以被强制提供相应的权利,即提出强制许可的要求(第1239条和第1362条第2款)。此外,俄联邦政府为了国家防务和国家安全利益可以在支付补偿的条件下不经权利持有人同意而批准使用发明、实用新型或工业设计(第1360条)。在任何情况下对纳入统一技术的客体的作者而言,其作者地位权和人身非财产权仍然有效。
  履行人作为技术权的主体还承担了办理和保护纳入统一技术的知识产权的义务。在此情况下,如果统一技术权不是由履行人享有,而是由公法组织享有,则取得和保护纳入该统一技术的知识产权的义务并非由公法组织承担,而仍然是由履行人承担(第1546条第3款)。该义务可以划分为三类:第一,确认组织者对相应客体的权利,如提出专利颁发申请和智力活动成果国家登记申请;第二,签订合同、办理专有权移转,如签订专有权转让合同,与专有权人签订许可使用合同等;第三,对所使用的客体采取保护措施,包括事实性措施,如对相应的信息采取保密制度,以及为保障商业秘密而采取技术性措施和法律性措施。违反该义务会导致确认对该统一技术的专有权由俄联邦或俄联邦主体享有(第1546条第1款第3次款和第2款第2次款)。第一项义务,应当在自统一技术创造工作完成之时起六个月内办妥。之所以要以最快的方式办妥上述权利是因为不完成这一步,就会阻碍权利持有人履行其他义务,如将统一技术应用于实践(推广)的义务。根据第1544条第3款,立法允许权利持有人选择知识产权客体的法律保护方式。选择法律保护方式的妥当性问题由统一技术权的持有人决定。该款仅规定了选择法律保护方式的一般标准,即所选择的保护方式符合权利持有人的利益并能保障将技术应用于实践。该标准在很大程度上是可以进行客观评价的,所以如果权利持有人选择的保护方式无助于或有碍于统一技术的实践应用,则其行为即可被视为是违反法定义务。但是由于选择法律保护方式不同于承认和取得专有权的义务,所以法律并没有规定在选择了无效的法律保护方式时所产生的其他消极后果。
履行人作为统一技术权的主体不仅有权,而且有义务将统一技术应用于实践。因此,与大多数智力活动成果权的持有人不同,统一技术权的持有人不能不使用所创造的客体(第1545条第1款)。但是在民法典中并没有规定该义务的履行条件,以及不履行的后果。推广技术义务的内容、终止程序、不履行或者不适当履行该义务的后果应当由俄联邦政府规定(同条第2款)。
  二、俄联邦和俄联邦主体作为技术权主体的依据与义务
  公法组织(俄联邦和俄联邦主体)作为统一技术权的主体的法律依据为第1546条第1款和第2款。根据该条,除了创造为保障俄罗斯联邦国防和安全所必要的技术属于俄联邦以外,其他情况下技术权的归属确定主要是看创建统一技术使用了哪个主体的预算资金。在以下情况下,依靠或有俄联邦预算资金参与创造的统一技术的权利属于俄联邦:1)直接与俄邦国防和安全保障有关;2)俄联邦在统一技术创造前或在后来的实践应用阶段之前为统一技术的创造工作拨款;3)在统一技术创造工作结束之后六个月内履行人没有保证实施为确认或取得构成统一技术的智力活动成果专有权的所有必要行为。而在以下情况下,依靠或有俄联邦主体预算资金参与创造的统一技术的权利属于俄罗斯联邦主体:1)俄联邦主体在统一技术创造前或者在后来的实践应用阶段之前承担了为统一技术创造工作拨款;2)在统一技术创造工作结束之后六个月内履行人没有保证实施为确认或者取得构成统一技术的智力活动成果专有权的所有必要行为。公法组织的统一技术权是由法律规定产生的,不考虑公法组织的意愿。
  俄罗斯联邦的统一技术权产生的特别依据是该技术与保障俄联邦国防和安全有直接关系。按照俄联邦《国防法》 [8] ,国防是指准备武装保护的政治性、经济性、军事性、社会性、法律性和其他措施体系,以及对俄罗斯联邦及其领土的完整性和不可侵犯性的武装保护。发展国防科技也属于该措施体系之列(该法第2条)。对旨在保障国防能力和国家安全的措施的拨款属于联邦的开支义务,由俄罗斯联邦承担。对实现保障国防能力和安全的措施,包括进行必要的科技研发,可以通过《国防订货法》 [9] 进行。俄联邦主体则没有组织旨在保障国防和国家安全的权限,因此没有不适用规定。
对俄联邦和俄联邦主体而言,统一技术权产生的共同依据包括:第一,在统一技术创造前或在后来的实践应用阶段之前承担了为之拨款。这是一个独立的产生依据。提供拨款的决定可以是在该技术完成前或完成后做出。这主要是为了防止履行人由于某种原因,特别是缺乏经济效益而不能坚持到应用阶段。第二,在统一技术创造工作结束之后六个月内履行人没有实施确认或取得构成统一技术的智力活动成果专有权的所有必要行为。以此激励履行人在较短的时间内以适当方式办理智力活动成果的相关权利。在俄联邦或俄联邦主体取得统一技术权时,履行人仍不免除办理相关权利的义务。他必须先把上述权利办给自己,然后再移转给相应的俄联邦或者俄联邦主体。但立法并没有规定履行人不履行或不适当履行上述义务的后果。
  公法组织取得统一技术权后就有必要对统一技术权进行管理。按照一般规则,该公法组织并不直接进行技术推广,而是应当移转给进行实践应用的人。所以公法组织的主管机关应当按照立法要求组织技术转让。只有对与保障国防和安全直接有关的技术,主管机关才在认为可以进行转让之前承担技术推广和使用的义务。
四、统一技术权的移转
  统一技术权的移转是极为重要的,因为统一技术权制度的基本目的就是“在法典层面上调整技术移转问题” [10] 。但因统一技术是非物质客体,所以移转的不是技术本身,而是对技术的权利。尽管在立法上并没有明确该权利是否为专有权,但是就其本质和内容而言符合智力活动成果专有权的概念,尤其是赋予了持有人独立使用和处分统一技术权的权限。
  (一)履行人的统一技术权的移转
  统一技术权人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以合同或其他方式,包括通过转让合同、使用许可合同、包含转让或许可使用因素的其他合同,转让全部或其中具有独立意义的部分。
  (二)公法组织的统一技术权的移转
  俄联邦或俄联邦主体的统一技术权的移转,须遵守专有权转让的一般规定。根据俄民法典的规定,还要通过一部专门法律即《技术移转法》。但是到目前为止该法还处在草案阶段。
  公法组织的统一技术权移转具有如下特点:第一,公法组织具有移转统一技术权的义务。从立法本意来说,公法组织取得统一技术权的目的就是为了更快和更有效地进行技术推广,因此,统一技术应当尽快移转给对技术应用有利害关系并拥有现实应用可能性的人。按照一般规则,统一技术权的移转应通过竞标方式进行,所以投标人应当确认自己对技术应用有利害关系并有应用的可能性。对于与俄联邦国防和安全有直接关系的技术权的移转,只能是在俄联邦丧失保留这些权利的必要性后才立即移转。第二,公法组织必须在有偿和竞争的基础上移转统一技术权。只有在法律严格规定的例外情况下才允许进行无偿的和非竞争性转让。即在只能将技术移转给一个人的情况下,才不需要进行竞标。在技术推广应当具有重要社会经济意义或重要的国防和安全意义、由于技术推广的花费使得有偿取得技术缺乏效益以及公法组织的统一技术权是无偿取得时,才可进行无偿转让。第三,履行人享有统一技术权移转的优先缔约权。
  (三)统一技术的出口(跨境移转)
  对于统一技术的推广,俄联邦民法典规定了统一技术优先应用于俄联邦境内的原则,但并不排除跨境移转的可能性,即在俄罗斯不可能应用或经济上不适当时才可跨境移转。这种跨境移转合同的特殊性在于:第一,在合同缔结程序上,须经特定的主体批准。也即须经国家订货人或者预算资金支配人同意后进行移转。 [11] 还须遵守对外经济活动立法的规定,特别是2003年出台的《外贸活动国家调整纲要》 [12] 。第二,在合同生效要件上,该法律行为必须进行国家登记,不遵守国家登记的要求将导致合同无效,而且是自始无效。
 
参考文献:


  收稿日期:2010-01-12
基金项目:重庆市哲学社会科学规划青年项目“俄罗斯知识产权立法法典化研究”(第2008-NFX03号)。 作者简介:张建文(1977-),河南邓州人,法学博士,上海交通大学法学院博士后,西南政法大学民商法学院副教授,西南政法大学俄罗斯法研究中心主任。主要从事中国民法学与俄罗斯私法学研究。
[①] См:Проект рекомендован Президиумом Совета к опубликованию в целях обсуждения (протокол от 13 мая 2009 г.) .Концепция совершенствования Раздела VII Гражданского кодекса Российской Федерации
«Права на результаты интеллектуальной деятельности и средства индивидуализации».
[②] 在俄罗斯,将企业名称、商号、商标、商品源产地名称等称为个人化手段,即具有识别、区别功能的标记。
[③] 在俄罗斯,联邦主体是指构成联邦的成员,包括直辖市、共和国、自治州、边疆区等。


[1] Информационный бюллетень Межпарламентской Ассамблеи государств-участников СНГ[Z],2003, №30.
[2] 李力.俄罗斯的知识产权保护[J].全球科技经济瞭望,2004(7):22~24.
[3] Проблемы правовой охраны интеллектуальной собственности и обеспечения прав на результаты научно-технической деятельности[C]//Аналитический вестник.2006г. №16(304). С.7.
[4] Белая кника:история и проблемаыкодификации законодательства об интеллектуальной собственнсоти . Сборник документов, материалов и научных статей[M]// под редакцией доктора юридических наук Лопатин В. Н. М.,Издание Совета Федерации,2007, c.160.
[5] СЗ РФ[Z].1996.№35.Ст.4137.
[6] Современный толковый словарь русского языка[M]/под ред.С.А.Кузнецова. М., 2004. С.829.
[7] Закон РФ от 21 июля 1993 г. N5485-1“О государственной тайне”//РГ.1993.21.Сент.
[8] СЗ РФ[Z].1996.№23.Ст.2750.
[9] СЗ РФ[Z].1996.№1.Ст.6.
[10] Саранцев В.А.Вопросы правового регулирования интеллектуальных прав в отношениях НИОКР[C]// Аналитический вестник《О некоторых аспектах правового регулирования интеллектуальных прав в России и за ребежом》.№14(302).2006г.С.67.
[11] СЗ РФ[Z].2005. N 30(ч.Ⅰ). Ст.3105.
[12] СЗ РФ[Z].2003. N 50. Ст.4850.
 
 
Zhang Jianwen
(Southwest University of Political Science and Law,School of Civil and Commercial Law, Chongqing  400031)
  Abstract: Unified technology right system is that Russia realizes completely Codification pioneering undertaking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 legislation within civil code frame , the purpose unified technology right system's lies in the type accelerating extension and application depending on common budget or having common budget to participate in the scientific and technological achievement being completed , driving raw material economy rotating to the economy being innovative. Be right's turn to take being unified composite object technology as object, by relevance right and the duty allocation, at the same time that benefit balances other in realizing the country , fulfilling person , the investor, between right possessor, the people who makes effort to stimulate organization to accomplish the unified technology applies that technology to practice as soon as possible.
  Keywords: Composite object; unified technology; unified technology rights; practical application of obligations; Technology right shifting
 
 

上一条:俄罗斯联邦民法典的法人财产权理论与模式
下一条: 俄罗斯知识产权立法完全法典化的进程与特点

 
   
关键字:
 
 


备案审核:渝ICP备05001036号 网站开发:西南政法大学教育信息技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