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心简介 中心要闻 研究成果 学术信息 俄罗斯法律 毓秀湖畔读书会 学校主页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研究成果
   
 
   
 

俄罗斯联邦民法典的法人财产权理论与模式

 
 

时间:2016-08-02 02:43:00 来源:

 
   
 

 

张建文 *
(重庆市  西南政法大学 400031)
 
  内容摘要:俄罗斯联邦民法典中的法人财产权可以分为三种类型:针对国有企业和机构(包括私人机构和公共机构)的法人发起人(参加人)对法人财产享有所有权,法人对法人财产享有限制物权(经营权和业务管理权)、针对商业公司和商合伙的法人发起人(参加人)对法人享有债权,法人对法人财产享有所有权和针对社会团体、宗教团体、基金会、法人联合组织(协会和联合会)的法人的发起人(参加人)对法人的财产不享有任何权利,法人对自己的财产享有所有权。俄新民法典中的法人财产权理论对于解决我国国有企业法人财产权争论的借鉴意义。
  关 键 词:法人财产权模式;法人财产权的限制物权模式;法人财产权的所有权模式;
 
 
  俄罗斯向市场经济的过渡是与财产关系法律调整方面的深刻变化联系在一起的, [1] 在1995年1月1日生效的《俄罗斯联邦民法典》(以下简称俄新民法典)第1部分中,关于法人的理论发生了重大的变化,主要体现在法人财产理论方面。所谓法人财产是指处于法人的直接控制之下,有法人享有完全支配权和处分权的那部分财产的总和。 [2] 俄新民法典法人财产理论的重大变化体现在:一方面是法人的分类和种类的变化;另一方面是法人对于法人财产的权利的多样化。既吸收了传统大陆法系法人理论的有益成果,又不乏对于俄罗斯市场经济条件下的新的情形的回应。
  法人的财产是法人人格的必备要素之一,法人对由出资人的出资和在经营活动中所积累的财产也就是法人财产的权利,可以从以下三个层面来理解:1)法人对法人财产的权利的性质;2)法人的出资人对于法人财产的权利的性质;3)法人以自己的财产对自己的债务人的责任。
  本文拟从俄新民法典中关于法人的分类和种类的变化以及法人财产权的种类两个角度出发对俄新民法典中的法人财产权理论予以介绍,并指出俄新民法典中的法人财产权理论对于解决我国国有企业法人财产权争论的借鉴意义。
一、俄新民法典中法人的分类和种类
  在俄新民法典中,凡对独立财产享有所有权、经营权或业务管理权并以此财产对自己的债务承担责任,能够以自己的名义取得和实现财产权利和人身非财产权利并承担义务,能够在法院起诉和应诉的组织,都是法人(俄新民法典第48条第1款)。 [3] 俄罗斯民事立法规定了法人的强制性特征,全部具备就使得具有这些特征的组织的设立人可以提出要求确认其为独立的民事法律关系的主体的问题。这些特征包括:1)组织上的统一性;2)财产上的独立性;3)对自己的债务的独立财产责任;4)能够以自己的名义参与民事流转和在法庭上解决争议。 [4]
    从法人的定义上看,俄新民法典中的法人的定义和以前的苏俄64年民法典中法人的定义(凡拥有独立的财产,能够以自己的名义取得财产权利和人身非财产权利并承担义务,可以在法院、仲裁署或公断法庭起诉和应诉的组织,都是法人) [5] 并没有太大的差别,虽然法人的内涵基本上没有多大的变化,然而法人的外延也就是法人的种类却发生了重大变化。
    俄新民法典关于法人的分类是从商业组织法人和非商业组织法人的区分开始的,规定了8种商业组织法人:无限公司、两合公司、有限责任公司、补充责任公司、股份公司、子公司和附属公司、生产合作社(劳动组合)、单一制企业;5种非商业组织法人:消费者合作社、社会团体和宗教团体(联合组织)、基金会、机构、法人的联合组织(协会和联合会),依照当代俄罗斯民法理论的观点住宅所有权人协会、非商业合伙、自治性非商业组织、商品交易所等都属于非商业组织法人。
    在俄罗斯民法典的历史上,除了1922年苏俄民法典之外,从来没有这么多种类的法人组织。在22年苏俄民法典中,本来应该是作为主体的公司,却被放置在债法,分别包括了合伙、无限公司、两合公司、有限责任公司和股份公司。 [6] 至主要是因为新经济政策的施行,在一定的程度上恢复了市场经济,所以商合伙和商业公司取得了民法典中的一席之地。   
二、 俄新民法典中的法人财产权理论
   对法人的财产的权利来看主要包括以下三种:
    1、法人发起人(参加人)对法人财产享有所有权,法人对法人财产享有限制物权(经营权和业务管理权)。
  法人的发起人(参加人)由于参与创立法人财产,能够对法人的财产享有物权。此种财产权利主要是针对国有或自治地方所有的单一制企业,其中包括它们的子企业以及由财产所有人拨款的机构,属于其发起人对其财产享有所有权和其他物权的法人。
  在当代俄罗斯法中所谓的单一制企业具有特殊的含义,并不是一个普遍的法人组织形式。依照目前的俄罗斯“国有或自治地方所有单一制企业法”(以下简称单一制企业法)的规定,只有国有企业或自治地方的企业才能以单一制企业形式设立(第2条第1款)。在俄罗斯新民法典(第1部分)生效之前,是允许非国有和自治地方所有的企业依照其发起人享有对法人财产的所有权,而法人对法人财产(包括发起人投入的财产和法人在经营活动中取得和购置的财产)享有完全经营权的模式建立个体(家庭)私营企业、以及商合伙和商业公司、社会团体和宗教团体、联合组织、慈善基金会建立企业。但在俄新民法典生效之后,要求所有的非国家所有和自治地方所有的以完全经营权为基础的企业,必须在1999年7月1日之前改组为商合伙、商业公司或合作社,或者进行清算。逾期企业应该根据进行相关企业国家注册的机关、税务机关或检察长的要求按司法程序进行清算。 [7]
  在目前市场经济条件下的俄罗斯国内设立单一制企业的条件是相当严格的,与在计划经济时代国营经济组织普遍采取单一制企业的组织形式形成鲜明的对照。目前俄罗斯的国有单一制企业分为两类,一种是在经营权的基础上设立的国有企业,另一种是在业务管理权的基础上设立的国库企业。二者属于商业组织法人,只是对于国家所划拨给他们的财产享有的区权利的内容不同。
  对于国有企业来说,享有的是对国有财产的经营权,国有企业可以在民法典规定的限度内占有、使用和处分该财产。其中对于经营权来说最为关键的是其处分权能的范围,国有企业可以独立处分属于企业的动产,而对于企业的不动产,不经财产所有人的同意,企业无权出卖归他经营的不动产,包括出租、抵押、作为投资投入商业公司或商合伙的注册资本(共同资本)或者以其他方式处分该财产。依照单一制企业法第8条第4款,只有在以下情形才可以在经营权的基础上设立单一制国有企业:(1)利用禁止私有化的财产,包括必须利用为俄罗斯联邦安全所必需的财产的情形;(2)为了解决社会问题(包括以最低价格销售一定的商品和服务)所进行的活动,以及为保障国家的粮食安全所组织和进行的必要采购和商品干预的情形;(3)从事联邦法律专为国有单一制企业所规定的活动所必要的情形;(4)从事与保障俄罗斯联邦安全有关的领域内的科学和科技活动所必要的情形;(5)研制和生产某些种类的处在俄罗斯联邦利益范围内的和保障俄罗斯联邦安全的产品所必要的情形;(6)生产某些种类的禁止流通物或限制流通物所必要的情形。国有企业财产的所有权人不对国有企业的经营债务承担任何责任。
  享有对划拨国有财产的业务管理权的法人有两种,一是国库企业,属于商业组合,二是机构,属于非商业组织。对于国库企业来说,享有的是对国有财产的业务管理权,国库企业在法律规定的限度内,依据自己活动的宗旨、财产所有人提出的任务和财产的用途,行使占有、使用和处分的权利。而且国有财产所有人有权收缴多余的、未得到使用的或者未按期用途使用的财产,并按照自己的意志进行处分。国库企业作为商业组织有权独立销售他所生产的产品,对于其他财产只有征得所有权人同意后才能进行处分。依照单一制企业法第8条第4款,只有在以下情形下才可以设立单一制国库企业:(1)如果所生产的产品、完成的工作、提供的服务的绝大部分或者相当大部分的是为了满足联邦国家的需要、俄罗斯联邦主体的需要或者市政的需要;(2)必须利用禁止私有化的财产,包括为保障俄罗斯联邦安全,航空、铁路和水路运输职能、实现俄罗斯联邦的其他战略利益所必要的财产的情形;(3)从事为了解决社会问题而依照国家定价销售的商品的生产、工作的完成、服务的提供所必要的情形;(4)研制和生产某些种类的保障俄罗斯联邦安全的产品所必要的情形;(5)生产某些种类的禁止流通物或限制流通物所必要的情形;(6)从事某些受补助的活动和进行亏本生产所必要的情形;(7)从事联邦法律专为国库企业规定的活动所必要的情形。国库企业以自己的全部财产而不仅仅是以金钱资金为自己的债务负责,因为它们终究还是经常参与财产流转的生产企业。但是在它们的财产不足以清偿债权人的请求的情况下俄罗斯联邦要承担补充责任(次要责任),这一点对普通的单一制企业——经营权的主体来说是不存在的。 [8]
  在俄罗斯,机构分为两类:一是指国家和市政权力和管理机关,二是指高等教育、国民教育和科学、健康保护、文化和体育组织等等(中学、大学、科学研究所、医院、博物馆等)。取决于设立人,它们可以是公共机构(国家机构和市政机构)和(由法人和(或)自然人设立的)私人机构。俄罗斯法中的公共机构的范围大体上相当于中国的国家机关和事业单位,本部分所探讨的是公共机构。机构的业务管理权所解决的是国家机关和事业单位使用、管理和处分国家财产的问题。业务管理权的权能具有机构所履行的职能所规定的严格的目的性。考虑到机构的处分划拨给它的所有权人的财产的权能的极端有限性,法律规定了所有权人对其所设立的机构的债务的补充责任(在机构的预算资金不足以清偿债务的情况下机构财产的所有人要承担补充责任,也就是说机构只是以自己的预算资金对自己的债务承担责任,这一点是机构和国库企业在法人责任上的重大区别),这也是该类法人的财产法律制度的一个主要的特点。
  2、法人发起人(参加人)对法人享有债权,法人对法人财产享有所有权。
  对于商合伙和商业公司、生产合作社和消费合作社法人来说来说,属于其发起人(参加人)对法人的财产享有债权的法人。值得注意是,此种法人财产权类型并不是以法人是否属于商业组织法人来确定的,因为消费者合作社法人并不是商业组织法人,但是此种法人财产权类型主要针对的是商业组织法人。商合伙和商业公司包括无限公司、两合公司、有限责任公司、补充责任公司、股份公司、子公司和附属公司。
  法人的发起人,对法人的债权主要包括:参与合伙或公司事务的管理;获得关于商合伙或商业公司活动的信息和安舍利文件规定的程序查看帐簿记其他文件;参与利润分配;在商合伙或商业公司清算时获得同债权人结算后剩余的那部分财产或者所余财产的价值;以及其他权利(俄新民法典第67条第1款)。在俄罗斯有限责任公司法(第8条)中除了以上权利,还规定了出售或以其他方式让渡自己在注册资本中的份额或将其中一部分给该公司的一个或数个参加人的权利,在任何时候不依赖于其他财产的意志退出公司的权利,还可以规定对公司参加人的补充权利。
  法人对法人的发起人所投入的财产和在经营活动中积累和购置的财产享有完全的所有权,法人的所有权属于私有权。商业组织和非商业组织,除国有企业和自治地方企业,以及由财产所有人拨款的机构外,是其发起人(参加人、成员)作为投资(股金)而交付的财产以及这些法人以其他理由所取得的财产的所有人(俄民第213条)。
法人的财产责任,在法人享有对自己财产的所有权的情况下,法人以属于他的全部财产对自己的债务负责。法人的发起人(参加人)不对法人的债务承担责任,而法人也不对其发起人(参加人)的债务承担责任。也就是说,作为原则法人的财产责任和成员的财产责任是相互独立的,不相互发生债务承担责任。
  值得注意的是俄新民法典(第56条)规定了法人人格否认(揭穿公司面纱)制度 [9] ,认为:“如果法人的资不抵债(破产)系由于其发起人(参加人)、财产所有人或有权对该法人发布强制性指示或有可能以其他方式规定法人行为的其他人所致,则在法人财产不足以清产债务时,可以由上述人对法人的债务承担补充责任,”以阻止法人独立人格的滥用和保护法人债权人利益以及社会公共利益。
  3、法人的发起人(参加人)对法人的财产不享有任何权利,法人对自己的财产享有所有权。
  社会团体和宗教团体(联合组织)、慈善基金会和其他基金会、法人的联合组织(w协会和联合会),属于其发起人(参加人)对之不享有财产权利的法人(俄民第48条第3款)。社会团体和宗教团体(联合组织)、慈善基金会和其他基金会是他们所获得的财产的所有人,并可以为达到其设立文件规定的宗旨而使用这些财产。这些团体的发起人(参加人、成员)对他们移转给相应组织归其所有的财产不再享有权利。在这样的组织清算时,清偿债权人的请求之后所剩余的财产,应该用于其设立文件所规定的宗旨(俄民第213条第4款)。
  作为法人的社会团体和宗教团体是公民为了共同满足各种不同非物质需求首先是精神需求而设立的公民的社团组织。他们的法律身份(被给予了参与民事流转的可能性)只是构成了他们的法律地位的一个方面,而且不是主要的方面,而这些组织只有在以法人的身份时才落入民法调整的范围之内。社会团体包括政党、工会和创作协会、志愿社团,其他的类似公民团体。发起设立社会团体不得少于三个公民,发起设立宗教团体不得少于10个成员。社会团体和宗教团体具有目的性的权利能力,他们参与财产流转具有严格的目的性。因此他们只有为了达到自己的章程目的才有权从事符合此目的的经营活动。因此而获得的收入应当哪个用于社会团体或宗教团体的章程规定的目的,而不能在其参加人或工作人员之间分配。社会团体应当每年公布自己使用财产的报告或者保证可以自由获取这些资料,也就是有义务公开自己的财产事务。由于社会团体和宗教团体是其所属财产的统一的和唯一的所有权人,而其参加者(成员)不能在这方面获得任何财产权利,在其内部所形成的成员法律关系具有纯粹的组织性、非财产性。这些团体和其成员之间任何相互的财产责任都不存在。对于社会团体和宗教团体,立法既规定了自愿的清算,也规定了(依照法院判决)强制性的清算。清算后的剩余财产,应当用于章程或其最高机关的决定中规定的目的,在他们都不存在的情况下,应当用于法院判决确定的目的。无论在任何条件下都不能在团体的参加人之间分配,因为后者不能从自己参与团体获得任何收入。
  基金会属于非商业组织,没有成员,所以基金会就被认为是在设立人自愿交纳财产的基础上为了社会文化、慈善、教育和其他社会有益的(非商业)目的而设立的无成员的组织。立法限制基金会的执行机关修改基金会的章程的可能性。设立人可以是一个人,设立人的最重要的义务就是向基金会移转财产。基金会的设立人通常不参与基金会的活动,而且也没有义务这样做。如同社会团体和宗教团体一样,基金会在自己的活动中专门致力于社会有益目的而且在任何条件下都不能在在自己的参加者或工作人员之间分配所取得的财产。因此法律强制他公开自己的财产事务。基金会为了补充自己的财产有权使用在自身经营活动的成果。但经营活动必须直接服务于为了完成基金会的目的并完全符合他。法律还规定了特殊的基金会清算程序。为了预防特别是在自主清算的情况下滥用基金会所募集的财产的行为,基金会清算的依据的清单是法律规定的,而不是由具体的基金会的章程规定的,而且该清算只有依照法院的判决才允许,而不能依照自主方式清算,也就是说基金会可以被宣告破产,基金会只能使用强制性清算,而不能自主清算。此时剩余财产应当用于基金会章程规定的目的或慈善目的,在不可能为了此类目的而利用的情况下,作为国家的收入。因此无论在任何条件下他都不可能在基金会的设立人(参加人)或工作人员之间分配。
  协会和联合会被认为是法人在成员的基础上为了协调活动以及代表和维护其利益而设立的联合组织。协会的财产首先是由成员的入门费和会费以及他们的自愿捐献构成的。协会(联合会)的财产是专门用于其设立文件规定的目的的。法律没有规定对此类非商业组织的财产或其参加者的缴费的最低数额要求,与此同时在协会(联合会)的财产不足以清偿债权人的债务的情况下,协会(联合会)的成员以自己的财产按照其设立文件规定数额和方式承担补充财产责任。协会(联合会)的成员的此种补充财产责任成为协会(联合会)的民法地位的一个重要特征。协会(联合会)可以依照一般的法人改组和清算规则改组和清算,可以改组为非商业性质的基金会和自治非商业组织,也可以改组为商业性质的商业公司或商合伙。清算后剩余的财产应当用于章程中规定的目的或法律规定的其他目的,也不能在其设立人(成员)之间分配。 [10]
三、结  语
  俄罗斯新民法典中的法人财产权可以分为三种类型:针对国有企业和机构(包括私人机构和公共机构)的法人发起人(参加人)对法人财产享有所有权,法人对法人财产享有限制物权(经营权和业务管理权)、针对商业公司和商合伙的法人发起人(参加人)对法人享有债权,法人对法人财产享有所有权和针对社会团体、宗教团体、基金会、法人联合组织(协会和联合会)的法人的发起人(参加人)对法人的财产不享有任何权利,法人对自己的财产享有所有权。
  对于处在向市场经济转型中的俄罗斯得国有企业来说,必须注意的是在国有企业设立的严格的目的性,它不同于一般的商业公司和商合伙。依照俄联邦单一制企业法,可以说,俄罗斯国有企业所拥有的财产多为只能为(只能为联邦专有)禁止私有化的财产,其获得的目的具有公共利益性质,而大量的经营性的国有财产要么被私有化,成为纯粹的私有财产,要么被投入了开放型的股份公司,国家成为持有开放型股份公司股票的股东,享有的是债权。体现了对使用只能为国家所专有的财产和从事具有公共利益目的的经营活动的国有企业的特殊对待,对于利用一般的可以私有化的国有财产,从事普通的经营活动的国有企业则通过私有化改造成普通的法人,使用普通的民法规则调整。
  此种做法对于我国国有企业法人财产权的性质的争论具有重大的启发意义。我国未来的公司法就可以据此模式,对使用只能为国家所专有的财产和从事具有公共利益目的的经营活动的国有企业的特殊对待,采取法人发起人(国家)对法人财产享有所有权,法人对法人财产享有限制物权(经营权)的模式,而对于利用一般的可以私有化的国有财产,从事普通的经营活动的国有企业法人,则法人发起人(国家)对法人享有债权,法人对法人财产享有所有权的模式,当然后一种模式需要相关的配套的制度予以支持。
 


* [作者简介] 张建文(1977-),河南邓州人,法学博士,法学副教授,硕士生导师,西南政法大学俄罗斯法研究中心主任,上海交通大学法学院博士后。主要从事中国民法学与俄罗斯私法学研究。
[1] [俄]Е.А.苏哈诺夫:“罗马私法与俄罗斯民事立法的编纂”,录于杨振山 [意]斯奇巴尼 主编:《罗马法、中国法与民法法典化》,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5年11月版,第215页。
[2] 李开国 张玉敏:《中国民法学》,北京:法律出版社2002年9月版,第135页。
[3] 黄道秀等译:《俄罗斯联邦民法典》,北京: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9年2月版,第24页。
[4] [俄]Е.А.苏哈诺夫:《民法(第1卷)》(俄文版),莫斯科:БЕК出版社2003年第2版,第183页。
[5] 中国社科院法学研究所民法研究室译:《苏俄民法典》,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0年9月版,第12页。
[6] 郑华:《苏俄民法典》,北京:法律出版社出版1956年2月版,第69~79页。
[7] 黄道秀等译:《俄罗斯联邦民法典》,北京: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9年2月版,第4页。
[8] [俄]Е.А.苏哈诺夫:《民法(第1卷)》(俄文版),莫斯科:БЕК出版社,2003年第2版,第606页。
[9] 朱慈蕴:《公司法人格否认法理研究》,北京:法律出版社1998年11月版,第2页。
[10] [俄]Е.А.苏哈诺夫:《民法(第1卷)》(俄文版),莫斯科:БЕК出版社,2003年第2版,第260~264、264~266、269~279页。
 
 

上一条:俄罗斯农地流转制度研究
下一条: 俄罗斯知识产权立法法典化的创举:统一技术权制度

 
   
关键字:
 
 


备案审核:渝ICP备05001036号 网站开发:西南政法大学教育信息技术中心